第11章 王胖子与小胖鱼

海棠下了飞机,在机场出口,还是看到一个眼熟的解家伙计。

        她全身上下只有一个背包,直接就让这个年轻的伙计送她到解雨臣那里去。

        到的时候解雨臣还不在,海棠熟门熟路地找着一间客房,她以前就住在这里。

        但是海棠其实不太喜欢这里,整天来来往往的解家伙计,算上宅子里头的帮佣,这里实在太多人了。

        解雨臣是主人,说让别人不要打扰,就会有一片清静的环境。

        而海棠,她就是这里的客人,光是帮佣里头的大妈大姐,碰见找她唠家常,都不好拒绝,更别提认识的解家伙计办完事,闲的还要找她寒暄。

        海棠最后只能咬咬牙,在外边租起了房子,舒服是挺舒服的,但她每月在生活上零开销,半点不用支出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所以,只要她往解雨臣宅子里头一住两三天,大伙见了就知道,十有八九又是来蹭吃蹭住的,虽然海棠不爱说话,也不活泼,但同其他凶神恶煞,人高马大的伙计比起来,意外地讨大妈大姐们喜欢,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在的时候都有一份儿。

        只不过两年都快过去了,她们都不知道,这个沉默地听她们扯家常,时不时会帮忙的丫头,不仅仅是力气大,那些强壮的伙计,她一口气能干翻七八个。

        蹲在后院里头认认真真摘菜,真的是她仅在大妈大姐们面前,难得的乖顺温柔了。

        老左跟着解雨臣回来,去客房找海棠的时候,就看见大妈轻轻拍着海棠的肩膀,一脸犹豫地说,“哎,丫头啊,你在外边做事…也得小心点嘛…”,他眼尖一瞄,大妈手里头抓着一件沾血的衣服。

        大妈一见大左,就知道他们有事聊,就笑眯眯地离开了。

        老左直接问,“你这是去哪了,还受伤了?”,又说,“解老板在书房等你呢。”

        海棠点点头,“没事,一点小伤,走吧”

        海棠穿着一套深玫色民国风的短袖长裙,衣服上还有些简单的花儿刺绣,这是大妈早些年的衣服,现在已经穿不下了,正好拿给她换。

        她原来的衣服,因为伤口渗血已经弄脏,又不能就这样出门见人,就拜托大妈替她找件衣服。老左一路频频的瞄着她,因为她和大妈的身高问题,长长的裙摆才到她的小腿,露出半截白晃晃的腿,下边不伦不类的穿着脏兮兮的短靴。

        解雨臣坐在椅子上,抬头一看,似乎有点惊讶,“你不是觉得裙子不方便吗?今个儿怎么穿上了。”

        老左在旁边碎嘴,“这丫头受伤了,我刚刚可瞧见了。”

        海棠难得有些困窘,她知道老左这是关心自己,解雨臣让老左先回去,他让她坐椅子上,问道“伤哪里了?”,她立马撩起衣服一角,露出绷带。

        解雨臣立马头疼起来,“海棠,你是个姑娘家,别老这样扯衣服,我是个男人。”

        “不管男的女的,我都没见过比小花老板好看的人,没准还是我占便宜呢。”,海棠难得的笑起来,她觉得解雨臣真的太好看了,前两年青涩的脸越发长开,他一直都很忙,饱满的脸颊变的削瘦。

        解雨臣的眼睛里藏着很多东西,里面有化不开的深沉,二月红的身体越来越差,头顶的风雨差不多要全落回他身上。

        初见的时候,解雨臣就像孤傲的猛兽,毫不掩饰自己的冷酷,等海棠跟着他回去,又看见他变成斯文有礼,风度翩翩的公子哥。

        等看见解雨臣在台上展袖唱戏,脸上浓妆粉墨眉眼都是风情,一曲霸王别姬,海棠听着眼泪情不自禁的掉下来,心里装满不知从何而起的凄凉之意,她听不懂戏曲,但她听懂了解雨臣。

        后来有一次,解雨臣手底下的铺子,被竞争对手雇人来捣乱,他们看不起解雨臣,觉得他是个毛头小子,海棠当时就在铺子里帮忙。

        解雨臣带着人过来,看着手下人和捣乱的人打起来,打的东西碎了一地,各种东西满天飞,解家伙计没有一个人撒手让人跑了,各自打得血肉模糊。

        他就坐在这场混战中仅剩的椅子上,手里端着青花瓷的茶杯,一口一口的细品着,解家伙计偶尔没拦住,让人家的棍子都伸到他头上,解雨臣才抬抬脚把人踹回解家伙计的包围圈里。

        一群人打到最后,解雨臣的白衬衫和裤子都沾上血,都是别人的。他摇摇头,等迟来的警察过来的时候,才起身离开,后来解家伙计一个也进局子,而捣乱的一群人躺完医院,还得接着去蹲牢头。

        就从那时候开始,解雨臣的对手想不暴露身份使什么招,也得看看有没有人愿意干,毕竟再多钱要是没命花,也是白搭,花儿爷的狠劲已经出了名了。

        解雨臣也笑起来,他被调戏的已经没脾气了。

        但很快他又收敛起笑容,皱起眉头来,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从书桌那站起来,“海棠,你记得上次让你跟着的吴三爷吗?”

        海棠点点头。

        “他希望你能下地,去帮他保护一个人。”,解雨臣低声又说,“三爷不通过我,也会有别的办法找你。但如果你不想去,我可以帮你回绝三爷。”

        解雨臣查了很久以前发生的事,都没有线索,吴三省这只老狐狸告诉他,海棠如果能答应这件事,事后他会告解雨臣想知道的一切,比如多年前解连环的事。

        这对他来说真的太重要了,但海棠不止是他的伙计,解雨臣觉得他从来不需要朋友,可海棠……就是他的朋友,他们互相帮助的走到现在,他带给海棠一片安身之地,她也全力以报。

        所以,解雨臣这次把选择权交给她,如果海棠不想去,他会放弃这个机会,靠自己去寻找真相。

        “保护谁?”,海棠呆愣着,她是解家的伙计,有什么事都是老板吩咐了就得去,上次七星鲁王宫也是这样,这次解雨臣这么郑重的让她选择,只能说明这一次很危险。

        “小三爷。”,解雨臣心下一颤,海棠这么问就已经是答应了。

        解雨臣知道吴三省算的很准,他直接找海棠,她不一定会去,但通过解雨臣这边,他十拿九稳。

        他知道解雨臣几乎拒绝不了他,既使知道他的打算,也会忍不住跳下坑里来,在玩弄人心这方面,吴三省难有敌手。

        果不其然,海棠一听是吴邪,没有多想就答应了,她心里本来就猜测是不是吴邪,她虽然没有解雨臣这种人聪明,但她靠着看过的盗墓笔记,也隐约有点想法,她是不是入了吴三爷的局了?

        解雨臣随后有点忧虑,海棠这伤什么时候恢复,他应该给她准备些什么,他想着就让海棠先回去休息,明天叫医生过来检查看看,然后就去联系吴三省那只老狐狸,探听清楚。

        海棠躺在客房的床上,虽然她一个月顶多过来个两三次,但房间还是干干净净的,已经算是她的专属客房,屋里头没什么重要的东西,但都是她用惯了的。

        她打开手机,意外地发现一条陌生短信。

        [小鱼妹妹,伤好点了没?]

        海棠一猜就知道是胖子,只有他会这么叫她,一路上她也没反驳过这个叫法,主要是实在精神状态不好,没心思理这些细枝末节,现在这么一看,反倒有点不好意思了。

        她看着手机好半天,忍不住就对着手机笑起来。大妈端着一碗鸡汤面条进来的时候,就觉得特别有趣,“丫头,遇到啥好事了?笑得这么开心。”

        海棠一时间像是做贼心虚,猛地把手机反扣在床上,“没,没什么。”

        大妈吓了一跳,“哎哟,这怎么了,好了好了,我不问了,快起来吃面,解老板特意叫做的。”

        她吃完了面条,肚子里暖乎乎的,往床上一躺,接着看手机,看着看着就有点犯困,腹上还又痒又疼的,也就没再死盯着看,也回了一句话。

        [安好。]

        发完短信,海棠看着删除键,有点舍不得删了,她想想也没有机密的内容,还是按了返回,看着顶上一串陌生的数字,给备注上了王胖子三个字。

        王胖子一下飞机,就回了潘家园的铺子,从柜子里头翻出早就没电的手机充电,一摸口袋里的纸,正好已经开机了,就顺手发了一条短信,接着联系一群狐朋狗友,今天晚上大吃大喝,给胖爷补补身体、压压惊!

        胖子和一伙人包场,正嘎着大腰子,喝着酒的时候,桌上的手机一震,他打开一看,人家就回两个字。

        胖子心想,这多打几个字,还能要她命不成?一想又觉得自已热脸贴了冷屁股,欠的。

        再瞧瞧备注上那四个字,刚好桌上上了条胖头鱼,胖子怪笑的打打摁摁,备注改成了“小胖鱼。”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