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逆战

    韩立实在是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家伙,自己挡下苍冲的瞬间,居然跑了。。。。我*妈的。但现在韩立却什么也做不了,有一大敌还在面前。“你为什么还可以动?”韩立很不解中了骨神花的毒,居然还可以动,真是匪夷所思。

    但苍冲却不回答,只是一味的猛攻,韩立双眼发红,爆发出全部的力量冲向前去,狠狠一踏地面跳起,将棒子抡圆向苍冲砸去,棍子在空中发出呼啸。

    苍冲不屑一个肉身境哪怕极境也就五百斤气力,自己虽说只能发挥问道境的实力,但问道境可是千斤巨力,单手抓向棍子,但接手瞬间苍冲脸色一变,他只感觉手一瞬间失去知觉麻木无比。这绝对不止五百斤“好小子。”

    但既然已经是敌人,那就要不择手段。苍冲再次近身,化出发相翅膀狂扇,飞向韩立,速度之快雷霆轰咛,仿佛一尊远古凶兽张开大嘴,覆盖四方苍穹。口器如标如剑闪电般刺向韩立。

    韩立蓦然抬头,血色的目中,凶悍顿起,不退反进将棍横扫,棍与口器相交,火花四溅,但也使口器偏离轨道,本来冲着韩立脑袋的一击,偏向肩膀,但也讲他肩膀洞穿,带他直飞出去,最后定在宝库墙上。

    “以肉身硬撼问道,你不错,但更得死”

    说着口器下移准备将韩立一分为二,但就在这时苍冲感觉道一阵剧痛,回头看去自己的翅膀不知何时被打掉,痛彻心扉

    “嘿嘿,你的速度太麻烦,这下好了”韩立一边笑一边咳血,手中的铁棍好不迟疑的向自己捅来

    苍冲如果不躲两个人将成串串香。但苍冲却不闪不避,整个人发力将口器下劈势要将韩立一分为二,苍冲才不相信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有以命换命的勇气。

    苍冲在赌,赌韩立不敢,但他没看见韩立眼中的嘲讽以及疯狂。韩立肩膀处血液快速流动带去大量气血,瞬间肌肉就好像吹气球般大了一圈,将口器死死夹住。

    但手中的铁棍好不迟疑的向自己捅来,苍冲本来不信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有同归于尽的勇气,但感觉铁棍所携带的力量知道这小子玩真的“疯子”一声怒喝强行扭转身子,身子和头成了一个非常诡异的角度避开要害,但就这样棍子仍在他胸口撕开一道伤口,胸骨和其中的心脏可以清楚看到。

    铁棍更是直接刺入韩立的胸膛。苍冲抽身躲到一边,看看自己胸膛里的肋骨和心脏,头上冷汗不要钱的流,头一次他感觉离死亡是如此之近。“疯子,疯子,疯子!!!”苍冲看韩立头一次感觉忌惮。

    韩立费力的将胸口的铁棍拔了出来,他呼吸急促,生死之间交手他的血气大量消耗,铁棍向外抽动,没动一下疼的韩立豆大的汗珠从头上滴落,鲜血从韩立嘴中喷出。

    虽说如此但韩立的伤却要比苍冲小的多,他是练体修士,控制自身肌肉是他的拿手好戏,在动手之前他已经将自己的心肺上移,虽然看起来惨,但比苍冲要好,苍冲虽然是学道境但的身体远远不如体修。

    韩立想起自己的六师傅,那个独臂大汉,在自己学体书之时就曾说过“我不会教你武技神通,也不会教你道法,教你的只有生死之间的决断!

    无数次,无数次,无数次的生死边缘徘徊,让韩立学会狠,不仅对别人,对自己也是一样,他不是天才,不是主角,没有血脉,没有天赋,只是普普通通的普通人,想要惜命先学会搏命!

    敌人就要用最干净利落的方式解决!一招一式之间分胜负!因此和苍冲的战斗短短几个回合就断其翅膀,毁其速度,并让他身受重伤。

    韩立提棍再次飞身上前,棍子在地上拖出一地火花,冲向苍冲,趁你病要你命,这次苍冲却没有了硬碰硬的勇气,快速后退,双手向前摆出防御姿势,韩立将自身速度发挥到极致,将棍子从身后向前蓄力,苍冲见状更是将法力凝聚于双手,擦身的瞬间苍冲将自身注意力发挥到极致,他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因此全神应对。

    心想“我堂堂苍羽一族族长,没必要拼命,只要拖住他外面支援一到韩立必死。”

    韩立出现在苍冲面前将棍摔向腰间,棍子瞬间消失,韩立与苍冲擦身而过冲向大门“拜拜了,您的!”

    等苍冲反应过来韩立已经出了宝库。苍冲愣在原地只感觉头上一片乌鸦飞过呱。。。呱。。。。呱

    宝库外已经下起暴雨,韩立冲出来听见外面叫骂声一片,定睛一看韩立顿时乐了。

    只见一癞蛤蟆在飞速的移动,但无论它怎么移动也离不开宝库周围身后跟着一大群苍羽一族的人,手里拿着各种东西向蛤蟆招呼。“靠,你大爷。md,嗜血阵困不住本帝,再追让尔等灰飞烟灭。。。。靠还打,。。。还追别追了都这么久了还不是拿我没招儿。。”

    金蟾边跑边骂。韩立看到这只感觉浑身那叫一个爽,那叫一个开心,六月债还的快啊。

    金蟾见到韩立立刻高声叫到“小子,快来救我。”回应它的是韩立一根中指,然后飞快向阵外外跑去。

    嗜血阵因为金蟾的存在大部分威力都用来困它,现在不跑更待何时。

    边跑遇到的几个维持大阵的苍羽弟子,韩立也不含糊,三下五除二搞定,一眨眼的功夫,消失在金蟾面前。

    金蟾脸色发黑,浑身金色的它,因为生气都开始向暗金色转变,嘴巴一张一合不知道说什么。“小子你给我等着!从来都是我金蟾坑人,还没有人敢坑你爷爷我。”说完身上金光大放,准备破阵。它感觉自己在专业领域被人侮辱了。。。。。。

    韩立马上就要离开苍羽一族时,不知从哪拍出一掌直接印在韩立后背,韩立张嘴吐出一块不知是什么的内脏,也不回头,咬着牙借着刚才一掌的劲力速度更快几分离开苍羽一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