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逃亡

    突然的变故让苍羽的族人一愣,原来是苍家大公子苍英出手,苍英见韩立如此果决也不废话直接追了上去“还愣着干什么追!”紧接着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我宝库外的轰咛之中,苍冲缓缓走了出来,族人见族长的惨状相顾骇然。

    “聒噪!那小子是厉害,我被压制在问道境,落得如此下场,但你还不信自己家的公子”苍冲咳出一口献血,越想越觉的韩立是个威胁,如此果决很辣仿佛常年行走在死亡边缘的人。

    “几千年了,我苍羽一族从没有受此大辱,小子苍英是我族血脉纯度几千年最纯者,你今天必死咳咳咳”

    苍英一身血袍俊美非凡,棱角分明,此刻双眼猛地睁开,露出一抹血光,使得整个人在这一瞬,气势骤然升起,竟在他的四周,出现了九个血色的模糊厉鬼,向着四方发出无声的狰狞嘶吼,冲向韩立。

    他身体一跃飞起,四周的九个血色虚影在他的脚下形成了血雾,使得他如腾云驾雾般追杀韩立,韩立只感觉内脏如火,同时又又一股非常舒服温暖的错觉,他知道这是内脏出血的原因,在不找个地方疗伤他必死!凭着速度他暂时摆脱了苍家的追杀躲进树林。

    一路上韩立胆颤心惊,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让他出一头冷汗,心神始终绷着,双眼血丝更多,尤其是身体上丝丝咧咧的疼痛,更是让他不时的呲牙咧嘴。他看着自己身上很多地方血肉模糊,他担心伤势恶化,会危及生命,不由得愁眉苦脸。

    就在这时,韩立忽然神色一变,直奔一旁山坳,猛然蹲下。

    没过多久,忽然的,天空上有一道长虹呼啸而过,那长虹是一片血雾,雾气内有一个问道初期的苍羽家族的族人,正低头四下打量,因韩立之前躲避的及时,这苍羽家族的族人没有在此地停留太久,远远离去。

    韩立心脏怦怦跳动,看着对方远去的身影,目中血丝更多,可他明白自己不能出手,除非可以瞬杀此人,不然的话,怕是用不了多久,更多的苍羽家族的族人就会出现。“他们追上来了”韩立咬牙向前疾驰。

    “万里范围,只要走出这万里就进入白骨山脉的地域,到时候就安全了。”韩立喃喃,咬牙前行。

    一路上韩立躲躲藏藏,一连遇到了数次苍羽家族族人的身影,每一次都在韩立对危机特殊的敏锐中避开。可这种精神的高度集中,再加上不停歇的飞奔,他的疲惫感越来越强,面色也慢慢苍白起来。

    三天,韩立躲躲藏藏疲惫不堪,神色憔悴,在进入一处山谷时,没走出几步,韩立心神忽然一跳,立刻躲在一处大石后,可却慢了一下,有呼啸之音瞬间从天空传来,白小纯猛地向后一跳,身体急速后退。轰的一声,一道白光刹那从半空落下,直接轰在了这块石头上,大石崩溃四散,韩立喷出献血。

    “原来你们躲在这里!”只见一个问道初期的弟子,站在血雾上,左手拿着一片镜子,此刻右手一拍乾坤袋,手中出现了一枚玉符,正要传信。

    “不能让他传信!韩立面色苍白,身体颤抖,眼珠子红了,狠狠的一咬牙,身体在后退时猛地一踏,他的右腿哆嗦,全部气血凝聚,轰的一声,他身后的地面直接碎裂,他的身体拔地而起,整个人飞跃,速度之快,化作一道长虹。

    在那苍羽族的族人要传信的瞬间,韩立已呼的一声,直接冲到了此人的面前,这苍羽族的族人面色一变,来不及传信,立刻后退,掐诀间左手拿着的镜子突然光芒一闪,数道白光飞出,冲向韩立。韩立双目露出凶芒,竟没有丝毫闪躲,任由那几道白光轰在了身上,身体一个前冲,在那苍羽家族族人骇然的瞬间,到了他的近前,右手双指黑芒一闪,直接卡住了他的脖子,狠狠一捏。咔嚓一声,这问道初期的族人睁大了眼,口中鲜血喷出,气绝身亡,直至死亡,他也没来得及传信。

    韩立此刻嘴角也溢出鲜血,一把抢过对方的乾坤袋,他身体一晃,险些摔倒,咬了一下舌头,强打精神,向前冲去。

    韩立更谨慎了,不断改变方向,数次避开了苍羽家族的追杀,在又过去了三天后,黄昏时,天空有闪电划过,乌云弥漫,渐渐雨水落下,豆大的雨水洒落大地,使得整个天地都传来哗哗之声。受伤之躯熬不过寒气,于是找了一个山洞,升起了火。

    用巨石堵住火光不让光芒露出后,韩立盘膝坐在那里开始疗伤,火堆发出啪啪的燃烧声,散出的温暖,渐渐驱散了外面的寒冷,韩立渐渐恢复了一些,可还是苍白。在这山洞里,望着火,韩立的心中升起疲惫。“还有三天,我就可以逃出万里之外了,哈哈,有了血精,终于可以血化琼浆,六年期限将不再约束我。”

    韩立忽然他神色一变,身体侧移躲开洞口,一声爆响,堵住火光的巨石,此刻被人在外以大力,直接轰开!

    巨响回荡,石块激射,被韩立挥散时,随着外面寒气的涌入,火堆摇晃,借助火光,可以看到山洞外,站着一个大汉。

    这大汉极为魁梧,手持一把长枪,眼中露出寒芒,一身修为问道中期,看起来比那苍兰还要强悍一些的样子。

    “公子判断的正确,如此寒雨天,你有伤势在身,受不得寒气,定会躲避起来,苍某一连搜寻上百座山峰,果然找到了你。”

    几乎在这大汉开口的瞬间,韩立身体蓦然冲出,他眼睛露出凶残之意,瞬间就与这大汉交手,轰轰之声回荡,大汉看似狂傲,可心中始终警惕,根本就没进山洞,身体立刻后退。眨眼间,韩立就追出了山洞,在那雷雨交加中,在那雨水的洒落里,与不断退后的大汉战在了一起。可明显的,这大汉根本就不攻击,全力防护,韩立眼见如此,内心咯噔一声,知道不妙,咬牙之下,不惜受伤,疯狂的厮杀过去。时间越长对自己越是不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