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结仇

    脾气暴躁的林长老听到苏未如此说,便直接抽出自己的长剑,海长老欲出言阻止,想了想还是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也拿出了自己的兵器,一把短刀,大汉见二位长老均已亮出兵器,心中大喜,为了表现自己,抽出佩刀跃跃欲试,心里想着有二位长老在此,自己若是表现出众,盟主一定会有奖励,在联盟的地位也一定会随着提升。

    苏未看着面前的三人心想,同时和三人对战,两位长老的修为应该已经是天榜中级即将突破天榜高级,只有大汉的实力堪堪到达天榜,那就最好先解决了大汉,才能安心和两位长老一争高下。

    想到此苏未主动发起了进攻,一股祥和的大道气息围绕着苏未运转,苏未率先一拳攻出,气息随着拳头激射而出,紧接着苏未欺身上前主动进攻林长老,林长老心中大喜,挥剑斩向苏未胸膛,苏未强行扭转身体躲过,林长老又一剑自下而上刺向苏未,苏未看到林长老刺来的剑,同时也看到了海长老手握短刀向着苏未面部攻来。危及之下,苏未一掌拍向海长老的短刀,借着海长老攻击自己的力量强行后退,林长老的长剑还是刺破了苏未的身体,但是由于苏未后退的及时,长剑并未刺进多少,此刻苏未的胸口有鲜血流出,苏未并未理会,再次冲向林长老,苏未把体内元气运至双拳之上,对着林长老接连攻击了三拳,林长老舞出了一朵剑花对上苏未的拳头,苏未不敢硬碰,三拳过后调转目标攻向海长老,海长老的兵器是短刀容易近身,苏未双拳齐出,愣是打的海长老有了一丝慌乱,苏未趁机一脚踢向海长老,被海长老一拳打在了脚上,苏未借着海长老的一拳之力后退,后退的过程中林长老一剑斩下,苏未人在空中,只能收腿把身体收缩至一团,可是腿上还是被林长老的长剑所伤,大汉原本在旁边掠阵,发现苏未不敌二位长老,而苏未落地的位置又刚好朝着他飞来,大汉提起长刀便要将苏未斩杀,此时海长老大声喊道:快退你不是对手。可是苏未已经到了大汉的身前,此时那里还来的及,只见苏未在落地前稳住身形,一掌结结实实印在了大汉的胸口,只见大汉刀还未来得及落下,身体便如断线的风筝摔向了身后三丈远,大汉口吐鲜血,指着苏未,最后什么也没说出来便咽了气。

    林长老和海长老看到苏未如此狡诈,看似与他们二人拼命,实则是为了借机斩杀大汉,虽说大汉死了二人不至于如此生气,可是死在两位长老面前,那面子上总是挂不住,回去免不了要和盟主解释。此时林海二位长老也被苏未彻底激起了怒火,双双冲向苏未,要把苏未斩杀,林长老手中长剑已经看不出实质,只见苏未被无数剑光包裹着,这是林长老的绝学万箭穿心。

    海长老则在一旁手握短刀,随时寻找机会出手。苏未此刻的状况堪忧,虽然能够堪堪躲过致命一击,但是苏未身上也添了十几道伤口,苏未忍着身上的伤苦苦支撑,不过好在林长老的万箭穿心不能持续很久,苏未捉住时机,把背囊里的玄月抓在了手上,趁着林长老换招的空档,玄月旋转着劈向林长老,林长老没有想到苏未会拿兵器出来,从拼斗到现在,苏未都是赤手空拳,结果躲避不及,被玄月斩成两段,苏未朝着林长老的脑袋一掌拍下,林长老头部爆开,一颗元神珠被苏未抓在了手里。

    看到这一切的海长老内心已经无法形容,在这种情况下,被苏未先是借机杀了大汉,然后又在拼斗中拿出兵器斩杀了林长老,就连元神珠都被他抢了去。

    海长老此时已经没有和苏未拼杀的胆量,只见海长老说道:小兄弟,不知我们是否可以不用拼杀。

    苏未说道:海长老,我知道从一开始你就没有真的想要杀我,拼斗中你也没尽全力,能否让我知道为什么?海长老说道:我当然知道苏公子,我叫海无涯,我出自海魂一族的司空家,司空烟小姐嘱咐过我,若是苏公子来到瀚海,命我照顾一二,不过苏公子你一到瀚海,便与瀚海联盟结下如此深仇,实在不是明智之举啊。

    苏未没想到是司空烟在暗中帮助他,虽然以苏未自己的修为完全可以解决,但是心里还是感激司空烟的帮助。随即苏未问道:我初到瀚海,需尽快打开局面,无奈之下才选择瀚海联盟,那依海长老之见,我可拼得过瀚海联盟?海无涯摇头说道:不可能,虽然你的修为不弱,但是瀚海联盟盟主凌飞宇修为早已位列仙榜,十大长老均是天榜高级修为,你的际遇不错,天榜之内应该没有人再是你的对手,可是你一个人能敌得过多少?如果你要离开,我倒是可以帮你,或者你去星辰岛吧,有海魂一族坐镇,就是盟主也没有胆量去星辰岛找你的麻烦。

    苏未想了想说道:我不能走,我要留下来,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海无涯说道:若苏公子执意如此,那我只有尽力说服盟主,实在不行,只能告知盟主你是司空家族的客人,相信盟主就算要杀你,也不会亲自前来,定会派其他长老,我尽量拖延,以后的事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苏未说道:如此就谢过海长老了,我最近不会离开此地,如果有事,海长老可以随时过来找我。海无涯说道:那好,这二人的尸首我便带走了。

    苏未转身回到屋内,开始运功修复身上的伤口,手里依然握着林长老的元神珠,运行到两周天的时候,苏未身上的剑伤开始慢慢愈合,直到恢复如初,伤口流血损失的元气开始慢慢恢复,直到元神珠化为灰烬,苏未依旧没有停止,四周的气息被吸到苏未的身边环绕,再到慢慢吸收到经脉。

    此时苏未的神识一直在思索这次战斗当中的不足,找到并弥补,才能在下次发挥的更好。第二天太阳刚刚升起,苏未睁开眼睛,整个人精神饱满,哪里还有昨夜苦战后的样子,从背囊拿了一身新的衣物换上,顺便看了看还在熟睡的阿宝,简单的吃了些烤肉,苏未手里拿着酒壶,一边喝着酒一边向星辰岛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