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上古秘境的凶兽在万里之外的百兽山,从不轻易出来,还有小部分,听说都在福地之中,我曾陪着风天钊去过百兽山历练。”

    风子贤把知道的都告诉了苏未。

    “你们回去吧,我想知道的已经都知道了,接下来是我和风家的恩怨。”

    说完,苏未转身朝着密林走去,很快就消失在二人的视线中。

    “我感觉他现在真的很强,也不知道他会给风家带来怎样的灾难。”风子贤望着苏未消失的方向,有感而发。

    “这是风家欠他的,他的童年一定也很不快乐,要经历多少才能成长成今天这样,我们也回去吧,把这件事告诉父亲,看苏未能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风子萱说完,扶着风子贤朝着风家祖地走去。

    苏未躲进密林之中,找了一颗古树,拿出随身的酒肉吃了起来,看起来像个没心没肺的青年,却不知苏未的脑子一刻也没有停过,一直在思索要如何对风家展开报复。

    苏未一直都觉得风家和三境有着千丝万缕的交集,但是一时间又找不到头绪。

    还是先解决上古秘境的事,然后回到三境之中,这传说的九天之上,与自己想象的出入甚大,还不如在三境之中生活的自在。

    第二天清晨,风家山脉之中,传来几声古老而又悠远的钟声。

    山中几位老者,阴沉着脸站立在小广场正中,地上则摆放着三具尸首,尸首旁一对中年夫妇,对着几具尸首哭喊。

    听到钟声的山下祖宅内,几百间屋舍大门齐开,纷纷走出家门,到了屋舍中央的广场。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明白为何事,居然响起古钟,但是古钟一响,必然是风家有大事发生。

    而山中的小广场,也迅速赶来一百余人,这些才是风家核心,看到地上的三具尸首,皆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在这风家祖地,有人杀了九叔的三个孩子,而风家人居然没有察觉。

    先前已经在此的老者,一身灰色长袍随风摆动,一双铜铃般的大眼看着族中众人。

    在众人脸上扫过,开口说道:“昨夜老九的三个孩子无故死在家中,这件事情必然要调查清楚,老祖闭关未出,一切事物由我代为决定,和这三个孩子有过过节的主动站出来。”

    “我们一起抢过山中灵兽,可我也不至于下此毒手啊。”

    “我倒是被九叔家老大欺负过,可是我也打不过啊。”

    各种解释的声音自人群中发出,而和老九同辈的则蹲下来安慰老九。

    “我认为这定不是族中人所为,下手干净利落,没有任何踪迹可寻,就连身上的储物手镯也夺了去,应该是有备而来,针对我风家。”

    老者身边一直不曾开口的白袍老者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族中子弟纷纷点头,不管怎么说都是风家子弟,自家人也定不会下此毒手。

    人群中唯有风天钊发出一声叹息,低下了头,他知道苏未已经开始向风家动手,他的这一反应,恰巧被白袍老者看见,老者的眼睛在风天钊身上逗留了两吸,吓得风天钊赶紧把头压的更低。

    “自今日起风家子弟不得离开祖地半步,小心戒备,大阵自今日开启。”

    先前说话的灰袍老者下达了命令。

    风家人人自危,就是不说,也不会让年轻一辈再走出去,不管怎样,祖地的几个族老修为高深,有他们镇守,才是最安全的。

    众人散去之后,三个家族子弟被抬了下去,在中年夫妇的哭声中安葬在山中祖陵。

    白袍老者单独召唤了风天钊,风天钊站在老者面前,思绪好久才开口说道:“我知道族老找我何事,我确是知道何人所为。”

    “那就说吧,我知道你心地善良,曾对旁支子弟有过很多的照顾,这些我都看在眼里,你的一身修为多是我所授,在这一代子弟中,我最看好的就是你。”

    白袍老者对风天钊很是喜爱,从不掩饰对他的欣赏,也把自己的看家本领倾囊相授,算是风天钊的半个师父。

    “不知您是否还记得二十几年前,被送到三境的那个孩子?”

    “你是说天笑的儿子,当年好不容易送下三境之中,如今他居然有如此机缘,可以来到上古秘境。”

    老者有些不敢相信,算起来才二十几岁,任你出生就开始修炼,也不会有如此的快,何况还是在三境这种不适合修炼的地方。

    “他叫苏未,是我闯的祸,我被派下三境,族中有人命我杀了他,可是我有些下不去手,就把他扔下了空间乱流,不曾想这么快他就出来了,还得到了大际遇,如今我已经不是他的对手。”

    这些话风天钊也就只敢和白袍老者说,在他的心里,白袍老者心地善良,对族人照顾有加。

    “孩子,你做得对,还好你没有铸成大错,当年天笑把这个孩子送下三境,我也曾出手帮助过,是风家欠他的,如今他的孩子能来讨回,并没有什么不妥。”

    老者难得的露出了笑容,看着远方,好像是在回忆当年的事。

    风天钊听到这里,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老者。

    老者接着说道:“要不是遭逢巨变,这个孩子定是风家最耀眼的少年,可惜啊,风家错过了他。”

    “当年到底是为何要闹得如此严重,损失风家无数高手,自相残杀?”

    风天钊把内心最大的疑惑说了出来。

    “你还是不要知道了,以后也不可提及此事,被有心人知道了,你会惹来杀身之祸。”

    老者嘱咐了很多,才让风天钊离开。

    而白袍老者自己,也起身离去,径直走到了山下的广场。

    山下广场的风家旁支子弟,仿佛被遗忘了,几百人站立在广场上,从听到古钟响起已经过去半日,没有一人出现过。

    白袍老者出现,众人跪地参拜,并齐声大喊:“恭迎族老。”

    老者大手一挥,众人才起身,可见风家对于旁支子弟的严苛,远不及山中直系子弟。

    “自今日起,大阵开启,所有人不得踏出祖地半步,昨夜有人上山杀害我风家子弟,你们居于山下,更要互相照顾,努力修炼,将来才可有自己的资本。”

    白袍老者转身离去之时,手上两部玉简滑落。

    “谢谢族老照拂。”众人感激白袍族老,若不是一直得族老照顾,旁支子弟的修为不可能精进的如此之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