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韩晓敏的点拨

安平的顾忌不无道理,但是王平也有难处。

 

王平最近除了原有的工地以及这边的礼堂外,又接了几个活儿,虽然都不大,但每处都占用人手,所以用工很吃紧。

 

“你回去试试吧,我这边也找找,咱们一起想想办法,总要把事情做好,不能做砸了,砸自己招牌。”

 

安平只好答应:“行,那我等会儿和王二秋说一下,先让他负责工地,我今天就回去找找人。”

 

“行,你手里还有钱没?没有的话,就先去二秋拿里那点儿,我现在忙过不去。”

 

安平手里确实没钱了,昨晚花的精光,还和陈超借了十块,于是也不客气,和王平说先去王二秋那里拿一百。

 

安平还在和王平通着电话,腰间的寻呼机响了起来,掏出来瞥了一眼,见是刘瑶的留言,说在荣光街南口等他。

 

和王平结束通话后,安平回去工地,再次找到王二秋,安排嘱咐了一番,然后拿了一百块钱,就匆匆赶去荣光街南口见刘瑶。

 

荣光街南口路边。

 

“你今天要回老家?”刘瑶颇感意外,昨晚打电话的时候,安平还没说有回老家的意思,今天说回就要回。

 

“嗯,”安平歉意的目光望着刘瑶,“工地需要再增加些人手,头儿让我回家去找人,马上就得走。”

 

刘瑶眼睛眨了眨后,说道:“要么我和你一起回去吧,反正军训前也不上课,我在这里待着也没意思。”

 

“听说大学里有迎新晚会,你不参加了?”

 

“不了,”刘瑶含情脉脉的望着安平,“晚会有啥意思,我还是和你作伴儿回老家看看我爹娘吧。”

 

看爹娘怕只是个借口,想和安平腻在一起才是真。

 

聪明人看破不说破,安平心里是很高兴的,便同意了。

 

两个人就在路边等公交。

 

安平问刘瑶:“你们啥时候军训?”

 

“快了,一般军训都是九月中旬开始,我这次回去明天就回来,应该误不了事。”

 

两人紧赶慢赶,到了汽车客运总站也没赶上上午的班车,只好等下午两点那趟。

 

买好车票后,刘瑶挽着安平的胳膊,问道:“现在还早,我们去哪儿?”

 

安平想了想后,说道:“去看看我大师姐吧。”

 

“啊?”刘瑶没想到安平要带她去见他师门的人,不禁有些心发慌,期期艾艾的问道,“你大师姐人怎么样,厉害不?”

 

安平摇摇头,说道:“我大师姐人可好了,就是揍我的时候下手有些狠,平时对我特别亲,小时候,常常背着我上山下山。”

 

“哇!你大师姐人这么好?”刘瑶惊叹,旋即又问道,“她结婚了吗?”

 

安平还没反应过来刘瑶问这做什么,随口就说道:“还没有呢。”

 

刘瑶心中暗中评估了下安平的大师姐的危险程度:从小对安平特别好,和安平是同门,安平很崇拜她,还没结婚,种种迹象表明,安平的大师姐很危险,在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最好是多加提防的好。

 

可人家和安平是师姐弟,避免不了会经常有交集,这事还真没法提防,刘瑶想到此处,语气忍不住有些发酸:“你大师姐人这么好,还没有结婚,谁要是能娶到这么好的老婆,肯定幸福死了。”

 

安平现在满脑子想着等回老家后,该去哪儿找人,根本就没听出刘瑶话里的酸意,顺着她的话说道:“嗯,是的。”

 

安平话刚说完,背上就挨了刘瑶一记粉拳,疑惑的转头望向她,才发现人家脸都黑了,诧异的问道:“怎么了,为什么要打我?”

 

见安平一副傻呆呆的样子,刘瑶既生气又想笑,佯怒道:“你说呢?”

 

安平仔细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原因来,便老老实实向刘瑶请教:“究竟是为啥,你给个痛快话,让我死得明明白白吧。”

 

刘瑶被安平搞怪的样子逗笑了,知道安平不可能轻易变心,闹过后心情也舒畅了,便不再和他计较,说道:“没事了,你不是要去看你大师姐吗,那还不快点儿走。”

 

安平被刘瑶一会儿怒一会儿笑,一会儿又嗔的表现,弄得晕晕乎乎,几乎丧失了思考能力,只能按照刘瑶的话本能行动。

 

两人一边走,一边谈情说爱,原本十来分钟的路,硬是走了半个多小时,才来到车站派出所。

 

韩晓敏果然在上班,见到安平突然来访,很意外,问道:“你今天怎么有空来了,找我有事?”说完,眼神往安平旁边的刘瑶身上扫了一下。

 

安平道:“大师姐,我今天回老家一趟,你有话要带给师父和师娘吗?”

 

韩晓敏边想边说:“也没什么特别的话,你回去帮我看看我爹娘就行,就说我最近工作比较忙,改天回去看他们。”

 

得了大师姐的话,安平觉得大师姐正在上班,不好过分打扰,便想告辞而去。

 

这时,韩晓敏却问刘瑶:“你是……刘瑶吧?”语气有些不确定,毕竟之前两人没见过面,只听说过名字。

 

刘瑶礼貌的回答道:“大师姐好,我就是刘瑶。”

 

韩晓敏又把刘瑶仔细打量了一番,见女孩子长得身段高挑匀称,面容白皙美丽,刚才听她说话又轻声细语温柔又礼貌,心里也是止不住赞叹:真是个宜家宜室的好伴侣,只可惜怕是并非小师弟的良配。

 

韩晓敏早就听说过安平和刘瑶的事,只不过那时候安平和刘瑶都还在上学,两人之间除了家境并没有太大的差别,但现在怕是不成了,小师弟已经放弃了读大学的机会,而人家女孩子读完大学后,前途肯定比小师弟广阔,两人之间的差距已经不是仅靠努力就可以拉平的了,估计两个人再在一起腻歪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可这事,两个当事人想不明白,还要腻在一起,韩晓敏这个当大师姐的还不好明面劝阻,只能装作没事人一般和刘瑶叙话:“我叫你瑶瑶吧,我听我小师弟每次提起你都是这么叫的,你不介意吧?”

 

刘瑶连忙说:“不介意,大师姐随便叫。”

 

“那好,那我就叫你瑶瑶了。”韩晓敏说道,“听说你上大学了今年?”

 

“嗯,”刘瑶点点头,“今年刚上,读省师大。”

 

“哦,”韩晓敏望着刘瑶的眼睛说道,“你有没有想过等毕业了做什么?”

 

刘瑶道:“我想回咱们老家教书。”

 

这当然不是她最初的打算,只是现在安平不读大学了,肯定会一直留在老家,所以她不得不做出这种打算。

 

“在咱们老家教书,读个师范就远远够了,你好容易读了师大,真甘心回老家去工作?”韩晓敏要的不是刘瑶的几句话,而是想看清楚她内心真正的想法,所以开始循循善诱的追问。

 

听到韩晓敏的追问,刘瑶感到心里有些不舒服。本来将来毕业后,回老家教书就不是出自她的初心,现在又被韩晓敏无情的点了出来,刘瑶的内心复杂难言,偷偷望了望安平,只见安平脸色也是骤变。

 

安平不是傻子,听到大师姐和刘瑶的对话后,只需略一思量,那里还能不明白是自己拖累了刘瑶,心中立起惊涛骇浪。

 

之前他只顾着眼前,并没有深思过两个人的未来。现在被大师姐一言点破,他不得不仔细想想这里面的得失。

 

要说他以前一点儿都没想过将来,也不全是,只不过没有想得那么深远,现在往深远了想一想,才知道自己以前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可笑。正如大师姐所说,刘瑶读的是师大,不是师范,将来毕业后有更好的选择,可要是和自己在一起,就不得不放弃一切,回到老家的乡下工作。这可不是件小事,而是关系到一个人一生甚至于今后子女的大事,不但对于刘瑶来说不公平,就是在他自己心里也过不去。

 

安平正在心起惊涛骇浪时,见刘瑶望了过来,张嘴只说出:“瑶瑶……”两个字,便不知道往下该怎么说了,嘴唇开合了数下,却再也说不下去。

 

刘瑶这会儿正和安平情深意浓,见爱郎此时万分为难的样子,心中难忍,下定决心,眼神坚定的望向韩晓敏,说道:“我的人生我选择,我有权利选择是留在城市还是回农村。”

 

韩晓敏点点头,却也不和刘瑶继续深入讨论。毕竟她知道,眼前这两个人此时正浓情蜜意,不是靠讲几句道理就能让他们醒悟的,便说道:“对,这是你的权利,别人不能干涉,我也同样只是问问而已,你不用紧张。”

 

刘瑶此时却不那么想,心中虽然还不至于对韩晓敏泛起敌意,但已经开始下意识的抗拒和对方再交流。

 

安平见两个女孩这天聊的似乎不怎么愉快,而这两个女孩,一个是自己的大师姐,一个是相恋的恋人,无论那个都对他很重要。这要是两人聊崩了,对他来说可不是好事。安平再顾不得多想以后的事情,先把眼前的事周旋好才是急务。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