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等待

进入缝隙后的体力劳动,此处不一一赘述。值得一提的便是,吴邪他们看到了和影子人相同物种的东西,一种体形巨大的密洛陀。他们照海棠写的方法找到直通镜子湖的路,就是这种巨大的密洛陀太难缠了,潘子子弹都打完了两排,这东西还是穷追不舍,还是黑瞎子发现它看不见,只靠声音发现猎物,“借用”解雨臣的手机放铃声摆脱了它。

        等他们安全的逃窜到镜子湖的时候,黑瞎子却不见了。

        张家古楼内,霍老太一行人却没有这么吴邪他们幸运,他们一进入张家古楼,队伍分成了两支,由张起灵和霍老太分别带队,海棠跟着霍老太。

        霍老太带领他们向上探索,张起灵带着人探索地下。张家古楼的每一层的楼梯都是隐藏起来的,费了他们不少时间,古老、破旧,张家古楼就这么无害的展现在他们面前,他们却不知道,他们犹如黑夜中的萤火,那么光亮的吸引着密洛陀渐渐靠近。

        他们刚踏上四层,霍老太就发现不对劲,雪白的雾气悄然从各处喷洒出来,霍老太已经流出鼻血,她一刹间想起张家古楼五层的建筑间有个没有标注的夹层结构,当机立断叫人炸开上层,他们没有时间找机关上去,已经有不少人咳出血来。

        果然如霍老太所料,五层的夹层是个暗室,比古楼的其他地方封闭性强,他们把入口用衣服全都塞紧,减少毒雾的侵入。

        霍老太这会已经半耸拉着眼皮,海棠喂她喝了第三瓶药水,霍老太只是颤着嘴说不出话,但其他人还存有行动力,有个叫刀尖的霍家伙计就摇晃着身体走过来,他站在霍老太和海棠面前,眼神透着一股阴冷,“你给霍老太喝的什么?拿出来。”

        其他人也都看见了,海棠给霍老太喂药后,老太太明显好了很多,只是霍老太还醒着,现在表面上还能压住他们,在场的都不是傻瓜,他们都在观望,等着看刀尖这只出头鸟的下场。

        海棠仰头看着刀尖,喉头的血顺着动作,吞咽入腹,霍老太张了几次嘴都说不出话,她的手无力搭在海棠的肩膀上,手指好半天才伸直向着刀尖,海棠俯身在霍老太的嘴边,听见了游丝般的气吟。

        霍老太说了句,“滚。”

        海棠这会明白该怎么做,拉下霍老太的手放到她自己身上,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

        海棠说,“霍当家说,叫你有多远滚多远。”,她站起来又说,“但滚之前,没规矩的都要教训一下。”

        刀尖的个儿很高,人也很壮实,就腾空砸地板这么一下,镇住了不少人。刀尖一下就砸晕了,抽搐间眼白都翻出来,海棠脸色冷漠,抓着刀尖的后领子就往入口拖过去,用他的身体挡在那里。

        她在杀鸡儆猴,用霍老太的名义。

        海棠给每人都分了一瓶药水,告诉他们霍老太给他们都准备了,一下安抚住了这些人。

        入口塞的再严也不能完全挡住雾气,他们进张家古楼的时候也没脱下防护服,这会儿也能阻挡一些雾气被皮肤吸收。

        痛苦的□□声不绝于耳,海棠满心苦涩,她准备的药水原本就没有他们的份,这些药本来能让她和霍老太、张起灵活下来,现在每人分一瓶,也只不过是让他们活的久一点,承受的痛苦多几分,最后还不是要走向死亡。

        原来,无论一个人做好多少准备,在死亡的面前,也总是难免惊慌失措。

        海棠给霍老太喂下第四瓶药水,然后就向入口走去,刀尖早先就被她拉回里头去,还被喂了一瓶药,海棠见好就收,其实在同一个夹层里,靠不靠近入口,吸入的雾气多少,差别都不大,不过是仗着他们慌乱时,吓吓他们罢了。

        尚且清醒的人,迷茫的看着海棠挤着一堆字画出去,打开暗门后,晃着身体出去,简直就跟中邪似的,跑出去送死。

        几个霍家伙计一边爬,一边痛苦的□□,他们不管海棠要去干什么,正准备把这入口再封的死一点,绝境之中添点安慰,暗门就又被人打开了。

        张起灵进去就发现这个暗室的作用,用来保存珍贵的书画,防止在强碱雾气中损坏。

        他自然看见满地的人,脚下爬来的几个霍家伙计,最里头靠墙坐着的霍老太。

        张起灵带领的队伍在地宫中迷路,张起灵又一次不知所踪,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就发现张家古楼的机关被启动,带着队伍上来的时候,就在雾气里中招,但是当时的雾气处于逐渐散去的状态,张起灵顺着霍老太留下的痕迹上楼,这些机关他解的很快,上五楼也是正儿八经的走楼梯上去的。

        霍老太他们砸的地方已经从上面被封住,而海棠就是从这里下来的,破口没有再封,这些毒雾一口气吸够量是死,慢慢的多吸几次再够量也是死,现在毒雾在散去,他们之前都吸的差不多,是死是活也不差这几口。

        海棠下到四层,她记得这里都是棺材,只是他们急着逃命,根本没时间开棺看看。

        海棠捂着嘴咳嗽了一阵,手里头一抹都是血,不用照镜子她都知道,估计半张脸都是血淋麻,她不是总有时间擦。

        夹层至少没有外边这些强碱粉末,稍微动弹触碰就加剧她的反应,但她不出来,先死的一定是夹层里的那群人。

        不过,放置棺材的房间倒是没有粉未。

        现在想什么都没有意义,海棠利索的把军刀卡进棺材盖的缝隙之中,撬起封棺铁钉,另一边重复这么干,再慢慢把棺盖推开,她没有推翻到一边,因为她要省点力气,她要盗的可不止这一具棺材。

        海棠看都不看棺内的墓志铭,她草草推上棺盖,也不上铁钉就接着走到一个去,等她打开第三具棺材,才发现了点东西,她叹了口气才换了一瓶药水出来,刚才留给霍老太的就是最后一瓶,所以她才迫不得已下到四层,开棺敛财。

        海棠计算着霍老太药水失效的时间回去,路过一间比旁边房间的门扇,还要大上三倍的房间,门已经被踹开,里面有一口巨大的棺材也被打开了,而且连棺盖都没合上——棺材盖倒在了地上。

        她虽然开到最后边,棺材盖也不少没合上,但她肯定也没翻到地上,进去更不是踹门而入,看了看周围陈旧的痕迹,干脆进去看看。

        她把棺材边尸体的碎骨拨到一边,将腐烂的棉被掀开,就看到了十几件殉葬品整齐地排列在那里。

        死不了了。她麻木着脸,面部肌肉一时没被激动的情绪调动起来,弯腰捞起几枚玉佩,手指勾起一串金丝老蜜蜡,玛瑙项链,她十几件东西,一件也没有留下。

        殉葬品里有三件东西被拿走,一大一小的两个环和长条形的印记。海棠大概知道那是谁的墓,那可能是上一代张起灵的墓。

        张起灵肯定已经来过,他拿走了那两个环,剩下的就是黑金古刀,她猜测着,黑瞎子多年前进张家古楼拿走这把刀的事,会不会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这门就是黑瞎子踹的,棺材盖是黑瞎子撅地上的。

        海棠两手空空的离开,回来的时候,干瘪的背包装着一堆药水,她把暗门打开的时候,门角被卡住了。

        一只手掌挡住门的开向,海棠抓住那只冰凉的手移开,进来后反手关上。

        她蹲下来脱下男人的防毒面具,抚摸男人的脖颈,犹带些许温度,她伸手用力卡住男人双颊,药水瓶口直捅男人喉间倒入,男人很快就咳嗽起来,粘稠的鲜血混着药水咽了进去,为这死寂一片的夹层带来清脆的声响。

        海棠把他拖到一边,就看见霍老太旁边的身影,埋在一堆衣服里头,走近时血腥味浓的不行。

        海棠先是给霍老太喂药,身体虚弱的霍老太现在的状态,竟比其他人都要好的多,她还保留着清醒的意识。

        海棠把衣服里的人扒出来,果然是张起灵,他直愣愣的看着她,什么话也不说,双手腕间一片鲜血斑驳,他在放血让身体变得虚弱,减少毒雾的吸收,以达到自救的目的。

        张起灵来的时候,海棠刚走,但是夹层里的人都半死不活,霍老太也说不出来话,她也不知道来的人是谁,直到张起灵扯开她的头罩,又很快就帮她盖的严严实实。

        海棠给张起灵喂了药水,把他的伤口包扎起来,至少在她没有药水之前,他还不需要用这一招。她指了指霍老太,张起灵缓慢的张合着眼,他明白海棠的意思,霍老太都还活着,他也不会死。

        海棠最后还是把张起灵埋回衣服里去,他没有穿防护服。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等得到她回来,有三个人在防护服里睁着眼睛,面色怪异的僵在那里,躯干有些地方还是柔软的,只是像手指脚趾这些地方已经硬了,海棠只好把他们统一拖到暗门边。

        接着,给每一个能喘气有脉搏的人都喂了药,不是她心软,只是这些人命还没走到头。她开了张家二十多具棺材,还担心救不下一个霍老太。

        上任张起灵,一个棺就供上整个夹层的救命财,海棠认真的想,她早先实在不应该,小看张家古楼的殉葬品,当真不比古代墓穴逊色。

        她闭上眼睛,听着手表的“嘀哒”声,这是从死去的伙计身上扒的,她在计算时间,她在等吴邪来救他们。

        她想,王胖子想救的人,除了张起灵,还会不会有她?不是尽力而为,而是本就奔着她而来的那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