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报仇

    苏未神识释放神通,而玄月则带着扰乱心神的精神攻击旋转着自苏未的手中飞出,现在的玄月已经可以凭借苏未的神识控制自行攻击,苏未则双掌连续拍出,对方明显对苏未的修为判断有误,仓促间应战,等众人反应过来稳住心神,在议事厅的原本二十位长老已经死了七人,三人被玄月斩杀,另外四人被苏未拍出的元气强行击杀,死去的七人皆是来自妖兽,苏未有意选择了相对较弱的七人,可是还在场中的人也明白,就凭今天这些人恐怕是很难能把苏未留下,余下的八名妖兽明显有些不想再战,看苏未的架势明显是奔着妖兽一族而来,对于妖兽来说能够修到今天的成就,没有百年不能做到,不似人类修士这般简单。议事厅里明显分出了三个阵营,苏未一个人,妖兽剩下八人,孙林则与云雾宗的五位长老一起,苏未见此情形,迅速调转方向向着孙林等人攻去,苏未料想妖兽此时不会动手,刚刚斩杀的七人对妖兽有着一定的震慑。果然如苏未所想,在苏未攻向云雾宗众人的时候,妖兽有所犹豫,苏未并未随意斩杀云雾宗众人,但是也震碎了两名长老的丹田,苏未未做停留的向着剩下的妖兽继续杀了过去,对于妖兽苏未就没有那么仁慈了,苏未的攻击本就元气磅礴,在配合神识的干扰,玄月在空中旋转着,随时的收割着一个个妖兽的命,直到杀至还剩一人,苏未停下了攻击,这最后一名妖兽也已受伤,玄月则旋转着停在了对方头顶上空。

    孙林见此,知道今日若是不请出太上长老,别说是留下苏未,就是自己也难逃一死,随即孙林释放神识想要通知太上长老,可是令孙林意外的是神识根本无法穿过这议事厅,难怪此间打斗如此激烈,却至今未见太上长老驰援,定是被苏未在此布下了阵法,孙林没想到苏未能够在短短时间布下阵法来阻挡外界,苏未如今的神识可谓是三境第一人了,毕竟有着鲲鹏几千年修为的淬炼,岂是寻常修士可比,这些已经超出了孙林的认知。只见苏未并未急着斩杀最后的妖兽,而是看着妖兽说道:把你们的计划告诉我,我便让你死个痛快,不用想着自爆传承,我不同意,你连自爆都做不到。只听妖兽说道:十万大山早晚会被我蔚蓝沙海踏平,你也不用妄想从我这里能得到消息,等我兽族大举入侵之时,妖帅会为我报仇的。苏未看着妖兽说道:你说的妖帅又是谁,我劝你还是告诉我为好。接着苏未把手放在妖兽的腿上,轻轻的捏了下去,随即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妖兽咬牙坚持愣是没有发出一声,只是眼睛怨毒的看着苏未。苏未说道:你还真是够忠心的,那我们换个方式,我先废去你的修为,再捏碎你全身的骨头,你辛苦修炼百年才到此修为,能够化成人形,难道不想再活下去吗?只要你告诉我,我不杀你。妖兽听到苏未如此说,额头冷汗都流了下来,若是真的糊里糊涂死在此处,那才真的是死不足惜,现在尚有一线生机,只见妖兽开口说道:是九婴妖帅,我是奉九婴妖帅之命,潜入十万大山,等候时机里应外合,其它的我就真的不知道了。

    苏未说道:那凌飞宇又是怎么回事,为何从星辰岛而来?妖兽说道:前些日子妖帅亲临星辰岛,安排凌飞宇负责我们的路线,接下来还有后续的兽族会潜伏进来。

    苏未听到此处,眼里带着怒火看向孙林,咬牙说道:若不是我恰巧遇到你,恰巧没有被你们杀了,如今的十万大山会被你祸害成什么样子,你可知道这些妖兽在来的路上,杀光了星海域的几个村子,修士你可以杀,死了也是修为不够,技不如人,可是寻常百姓对于修炼毫无帮助,体内没有一丝灵气,它们也不放过,这些都是你孙林干的好事。孙林听到此处说道:难道我不和妖兽合作,百年的兽潮便不会来了吗?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可以为云雾宗留下一条后路,试问宗门哪个长老没有得到过妖兽的好处,就连那个死去的二长老也不例外。三境之中本就充满着厮杀,妖兽袭击人类,人类又何时停止过残杀妖兽,就连海魂兽都想要在三境兴风作浪,不然妖兽又怎么会如此轻易的从星辰岛到达这里,你一个人,任你修为再高又如何,你又能做的了多少。苏未却笑着说道:你空有一身修为,却也是迷失了道心,人类和妖兽本就可以和平共处,为何要无休止的杀戮,提升修为可以依靠修炼,为何一定要窃取对方,我一身修为来自妖兽,我也从不吝啬杀人,可我从不无端杀戮,我今日本也没有打算杀你,但你一身修为却留不得,做错了事就要认错,我说了让你在二长老灵前忏悔,就一定信守承诺,三位长老可还想一战,若是接受便退至一旁。

    苏未说完,三名长老抱起被苏未废去丹田的两人退至一边,孙林见此,内心慌乱,随即说道:你不能废我,我一身修为得来不易,我用你的身世来交换,之前的事就此作罢。苏未听闻自己的身世,内心有些动摇,虽说苏未并未在乎过自己的身世,可是如果有机会,又怎么会不想知道。苏未的眼睛盯着孙林问道:你知道我的身世?孙林说道:现在这个世上恐怕只有我知道你的身世,你若是不同意,那这一辈子你都别想再知道。苏未没有说话而是走过去抬掌便拍向了孙林,孙林万没想到此时苏未会伤他,猝不及防被苏未打伤,苏未未做停留又是一掌震碎了孙林的丹田,只见孙林张嘴吐出一口鲜血,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