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跟随

    妇人吃了草药,手上的绿色渐渐退去,脸色也慢慢恢复了红润,此时妇人下床向苏未拱手说道:谢谢公子相救,要不是公子,我和女儿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小女孩看到妈妈身体恢复,开心的说道:妈妈,公子还买了我的兽骨,给了一千颗中级丹药,我们可以换个大房子啦。妇人听完说道:怎么可以再要这么多的丹药,快拿出来,我们还一些给公子,留下一些够生活就好。苏未说道:千万不可,我已经给了那就是你们的,这和看病是两回事,如果非要感谢,那就请我到集市的星云阁吃一顿怎么样。

    妇人还欲再说,却被苏未制止,三人朝着集市方向走去,爷孙二人依然不远不近的跟着,到达星云阁的时候已经日正当空,正是午饭的时辰,星云阁里已经有很多食客,苏未三人刚刚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爷孙二人便走了过来,只见老人向着苏未说道:不知是否可以和小友共饮一杯?不等苏未回答,二人便坐了下来。苏未招来伙计点了一堆,算下来大概接近上百中级丹药。

    苏未点好了对着伙计说道:丹药向这二位收取。老人笑了笑说道:小友可愿听老夫一言,你可认得这块兽骨?这兽骨出自神兽‘犼’的脊柱,相传‘犼’是龙族的克星,喜食龙脑,一‘犼’可斗三龙二蛟。所以此为不可多得的神物,若是小友不能炼化何不转手与老夫,老夫必有重谢!此时阿宝神识呼唤苏未说道:老大,这个老头修为好高啊,但是身上有伤,他应该是想用这块骨头续命,但是这块骨头给他也不能根治。苏未说道:那阿宝你有办法可以治疗吗?阿宝回道:暂时没有,不过可以维持,等我想到办法应该可以试试。说着阿宝又钻进了草药堆里开始寻找,过了一会阿宝拿着两株草药不舍的说道:我倒是有两株,这是高级草药,但是接近仙草的品级了,可以炼成丹药,用个半年应该够了。每月服用一颗就可以维持身体状态。苏未说道:阿宝你这次可是帮了大忙,我会补偿你的。

    苏未神识离开背囊看着老者说道:还不知道您二位的来历,您要这兽骨又有何用呢?老者说道:老夫白辰逸,这是我孙儿白皓轩,小友有所不知,这犼骨对我确有大用,我身上留下了很重的伤,会偶有复发,如若不能及时治疗,恐有生命危险,就算有这兽骨也不是一定能够治愈,需要的药材都极其稀有,不过今天有幸在市集见到这兽骨,所以才希望小友能够割爱。苏未此时脑子里想的是阿宝刚刚说的草药,既然能够稳定老者身上的伤,那么这半年时间苏未便有办法立足了,这对于刚刚得罪瀚海联盟的苏未来说,可谓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无形当中多了两个帮手。

    苏未说道:白老叫我苏未即可,其实白老的伤我也能够看出一二,修为到达白老这等高度,依然能够伤的如此严重,并且这么多年没有痊愈,是您的一身修为在强行压制,是否最近已经有些压制不住,并影响了部分修为?白辰逸惊异于苏未小小年纪居然能够看出他的伤并了解的这么详尽,身旁的少年白皓轩却已经坐不住了,白皓轩对爷爷的情况最为了解,听苏未如此说,随即起身抱拳说道:今日多有得罪,还请苏公子莫怪,若是苏公子有办法可以治疗爷爷身上的伤,皓轩但凭公子差遣。苏未内心狂喜,这小子还真的是会说话,苏未正不知道怎么开口,白皓轩却主动送上门了,苏未此时开口说道:我确是有办法治疗白老。白皓轩说道:苏公子有什么条件但说无妨,我白家都愿意承担。苏未看着白辰逸问道:白老的意思呢,我现在可保白老半年内不再发作,可是是否能够根治,苏未就不敢保证了。白辰逸说道:苏小友请说,只要不是违背道心,滥杀无辜,那老夫答应你便是。

    苏未说道:如若我能治疗白老的伤,我要白皓轩跟随我十年,用道心起誓,不得背叛,如若医治不好,誓言自然不会作数。第二我要在瀚海有自己的势力,而且我得罪了瀚海联盟,如果有需要,还请白老能够帮衬一二。白辰逸听后,怒视着苏未,气氛一度变得紧张,要知道白皓轩可是白家的未来,也是年轻一辈修炼最有天赋的,就连白辰逸在这个年纪也不曾有这么高的修为,另外白家淡泊名利,就算如此在十万大山也算上层的家族,让最有前途的年轻一代白皓轩给苏未当跟班,白辰逸怎能不怒。

    妇人看到如此紧张,把小女孩抱在了怀里,身子有些发抖。苏未转头对着妇人笑了笑,给了一个安慰的眼神,妇人这才放下心来。还未等白辰逸说话,白皓轩转过身说道:爷爷,如果真的可以治好您的伤,那么孙儿愿意,莫要说只是十年,二十年又如何,如若兽潮来袭,仙魔大战爆发,只有爷爷在,才能保我白家不灭。此时苏未说道:白老放心,我会把白皓轩以兄弟相待,年轻人有自己的路,如果不能在外闯荡,快意恩仇,大口吃肉,大碗喝酒,那一身修为要来何用。白辰逸说道:好,老夫答应你,我的一身本领已经尽数传授给皓轩,也是该让他出来闯荡一番。

    苏未拍拍白皓轩的肩膀说道:今天真是值得庆祝的日子,那我们一起喝一杯。苏未让伙计上了几壶酒,五个人便吃着烤肉喝着酒,一顿饭吃了两个时辰,席间苏未得知妇女名为采荷,生病期间被星辰岛巡防头目骚扰,头目出自司空家族,联想到妇女不会无端中毒,苏未心想难道是巡防头目下毒逼迫采荷嫁于他,看来此事也并非简单,苏未有心帮助采荷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