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激战

    此时苏未赶了过来,对上白袍长老,苏未说道:无忧,收了刚刚老贼的元神珠,把瀚海联盟这些弟子全数击杀。沈无忧不等苏未说便把刚刚长老的元神珠一掌拍出,联同背囊收了起来,转身杀向瀚海联盟弟子之中,刚刚对战白袍长老,一直被压制着,还受了伤,此时沈无忧把内心的不快统统发泄在瀚海联盟的弟子身上,手里的鼎被沈无忧舞的眼花缭乱,不时的有惨叫声传出。白皓轩的压力一直都最大,身上的伤也是最多,如果不是海长老没有尽全力,此时白皓轩早就已经被斩杀了,就在白皓轩被逼的无力还手之际,沈无忧及时赶到,配合白皓轩,二人瞬间稳住局面。

    洛月楼这里已经接近尾声,他的对手已经重伤,还被洛月楼斩掉一条手臂,洛月楼借机一剑刺穿对手的心脏,收走了传承珠和背囊,这是一只幻化为人形的妖兽。解决了对手的洛月楼本想来帮助苏未,却听苏未说道:不用管我,尽量杀。洛月楼转头冲向瀚海联盟的弟子之中。

    苏未很快便压制了白袍长老,并打算伺机将其斩杀,就在此时远处几道人影一闪而至,来的有六个人,苏未见到了同船登岛的云雾宗主孙林及孙灵儿还有欧术,而另外的三人则应该是瀚海联盟的盟主凌飞宇以及两位核心长老了。

    只见凌飞宇脸上泛着绿气,怒视着苏未等人说道:你们居然真的敢犯我瀚海联盟,还杀我如此多的弟子和长老,你们今天必要死在这里。苏未说道:大话就不用说了,我今天既然赶来,就不会怕了你,不过我来还有一件事要解决,你的事先等等。苏未转头看向孙林说道:孙宗主,不知何故您也在此,难道是打探二长老的信息?孙林说道:笑话,你一个被逐出宗门的弟子也来过问我云雾宗事务,我为什么在此,又与你何干?凌飞宇说道:你说的可是二十年前那个老家伙,不知死活,顽固不化,你若想找他,就去星辰海底找吧,今天我便送你下去和他团聚。

    苏未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努力压制着自己问道:二长老是被你所杀?凌飞宇说道:确切的说是我和孙宗主联手,不过你也无需知道这么多了,今日无论如何你们几人也要给我瀚海联盟弟子陪葬。孙灵儿和欧术明显已经知道了二长老的死因,并未表现出意外。孙林此时却开口说道:二长老当年与本宗主为敌,已经被我按门规处死,当年你小小年纪怕你伤心,便没有告知于你。苏未说道:我必斩你祭奠二长老。说着苏未手提玄月向着孙林冲去,欧术和孙灵儿欲上前迎战苏未,只见白皓轩抢先一步接下欧术和孙灵儿,苏未冲到近前挥起玄月斩向孙林,孙林后撤一步祭出佩剑硬接下玄月一击,苏未见一击不成,转身攻向凌飞宇,苏未知道若是不能挡下孙林和凌飞宇两大高手,那其他几人就危险了,此时沈无忧独自对战凌飞宇带回的两大长老,而洛月楼则对上了白袍长老和海长老,刚一接触洛月楼便受了伤。

    苏未知道今日不可能占到便宜,此时若是不走,恐怕几人就要丧命于此,苏未咬牙挨了孙林一掌脱离被孙林和凌飞宇的包围,飞向沈无忧处接下两位长老说道:快退,我来断后。

    沈无忧救下洛长老便朝着瀚海联盟外飞去,白皓轩对战欧术孙灵儿就显得轻松多了,毕竟欧术和孙灵儿自小在宗门长大,对敌经验不足,白皓轩手中短枪舞出两朵枪花,便闪身退去,却不想凌飞宇已经一掌拍来,苏未见此,拼着被二位长老的剑刺入身体,回身玄月斩向凌飞宇,凌飞宇感受到玄月的杀气,不得不撤掌收回,不然就算击杀了白皓轩那这只手掌也会被玄月斩下。救下了白皓轩可是苏未的肚子上却被两位长老的长剑刺穿,鲜血已经染红了衣衫,苏未紧随着白皓轩也飞出了瀚海联盟。

    此时的凌飞宇看着门内弟子死伤无数,光是长老就有三人被杀,凌飞宇冷着脸说道:几位长老即刻去查,我要知道这几人到底是谁,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万不能有闪失,其他弟子把这里收拾了,最近无事不要离开。

    凌飞宇带着孙林三人回到屋内说道:孙宗主刚刚是否有所感应?孙林说道:却有两道气息在附近,以我的感觉来判断,这二人修为应该都在我之上。凌飞宇点头说道:要不是如此,我刚刚也不会让几人轻易离开。此时的苏未几人,已经回到了海边的宅院,洛月楼与白皓轩在服用了沈无忧的丹药后,伤势已经恢复,二人本就伤的不重。而苏未拒绝了沈无忧的丹药独自回到石屋,苏未身上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在犼骨的帮助下,伤口正在慢慢愈合,可是要恢复如初,至少还需要两日的时间,苏未运转功法,此时周身骨骼散发着火热的气息,配合体内的元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让受损的经脉恢复。

    一日后苏未睁开眼睛,身上的伤已经好了,但是苏未并未起身,此刻的苏未陷入了沉思,这次的事苏未有些草率,如果一味的拼杀下去,可能几人都会死在瀚海联盟,在外面一直没有露面的高手苏未也感应到了,应该是保护沈无忧的,可是还是太危险了,如果对方不计后果,现在能回来的还有几人,也不能一直靠别人的保护,苏未不敢赌。想明白这些苏未起身离开背囊走出了石屋,只见采荷和朵儿已经把烤肉和酒摆在了院子里,采荷见苏未出来问道:公子的伤好了吗?我准备了食物,公子吃些。苏未说道:放心吧采荷姐,我已经没事了,说着苏未拿出几个玉简交给朵儿说道:把这几部玉简背下来,将来对你有用。朵儿接过玉简说道:谢谢公子。苏未揉揉朵儿的脑袋说道:我们是一家人不是吗?沈无忧白皓轩几人陆续赶来,见苏未无事,几人也算放下心来,苏未看着几人说道:这次是我鲁莽了,害的大家涉险。白皓轩说道:昨日没来得及感谢,你的伤是为就我所受,你再这么说,就让皓轩无地自容了。沈无忧拍拍白皓轩的肩头说道:自己人哪需要言谢,更不需要认错,既然决定了一起狼狈为奸,那我们是不是也得有个名号?白皓轩也点头表示认同,采荷不懂这些,不过听起来应该是好事,拉着朵儿在一边傻乐,洛月楼本就话少而且事事都听沈无忧的,他也跟着点头。

    苏未见大家情绪高涨,笑着说道:那我们叫什么名号好呢?就我们几个人,也不要叫什么宗门了。几人想来想去也没有个好主意,最后都把目光锁定在苏未身上,让苏未决定,其实在几人心里已经下意识的把苏未当做了核心。苏未想了想说道:我曾在炼制兵器玄月的时候,说过要带着阿宝和玄月踏上九天创建我们自己的规则,那就叫‘天玄’吧,天玄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