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蒋择川

电话那边的人听后,有些犹豫,“这样不好吧?事情若是闹大了……”

        还没等对方把话说完,季长宇就冷冷的打断了,“放心!闹大了我会抗下所有的责任,保证不会连累到你们!”

        见对方还不答应,季长宇继续道:“报酬方面,我会再加一倍。”

        出事不会连累到自己,还多拿报酬,这谁都不会拒绝的,电话那边的人欣然答应了,“行,等我的好消息。”

        挂了电话,季长宇又拨通了另一个号码,“我心情不好。”

        不知对方说了什么,季长宇的心情似乎好点了,他笑了笑,回了一个字,“好。”

        周漾刚小跑出星悦广场的大门,就撞上了一个人,他因为蒋择川的事太着急,所以没有仔细看被撞的人,只说了一句对不起就跑了。

        如果他抬头看一眼的话,他就会发现,被他撞的那个人,恰好就是他来星悦广场在门口撞了他的那个人,真是太巧了。

        周漾很快打车到了夜渡的门口,下车后一路跑进了夜渡,跑到了吧台前,紧张的看着程青阳,“蒋择川怎么了?”

        李灼把自己得到的消息告诉了周漾,周漾一听就着急了,“我得去帮他!李灼,把你的车借我用一下。”

        李灼有些担忧的看着他,“你行吗?”

        因之前周漾开车不小心出了车祸,虽然没有伤得太严重,但也在床上躺了十天半个月的,把自家父母吓得不轻,江岚扣了他的车钥匙,不让他再碰车,那次的车祸虽然不是他的责任,但他差一点就要凉了,对他也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所以他没有反对江岚的做法,在那之后就一直没碰过车。

        周漾沉默片刻,才道:“都到这个时候了,不行也得行。”

        李灼从兜里掏出车钥匙,紧紧拽在手中,挣扎了数秒钟,最终还是没有把车钥匙交给周漾,“算了,我们一起去,我来开车。”

        程青阳白了他一眼,“你去?你除了能当司机,你还能干嘛?去当肉盾吗?”

        他为了兄弟连自身的安全都不顾了,还被人泼凉水,没好气道:“那怎么办?”

        程青阳从李灼手中拿过车钥匙,“我去,你又不能打就别去了,到时候只会给我们添乱,你就留下来守夜渡。”

        商量好了之后,程青阳开着李灼的车,载着周漾去了青山。

        青山离燕北不远,但今天,此时此刻,周漾觉得燕北去往青山的这段路程,好像一直都走不完似的。

        一路上他都没有说话,担心蒋择川已经出事,心里七上八下的。

        程青阳一边开车,一边安慰他,“说不定他们只是说说而已,蒋择川或许没事呢,要不你打个电话问问?”

        经程青阳的提醒,周漾这才想起来可以打电话问一下的,他快速翻出手机通讯录,找到了蒋择川的号码拨了过去,可电话里传来的是冷冰冰的声音,他又拨了几次,依旧是那个冷冰冰的声音,他又翻出张溢的号码拨了过去,张溢的手机也没有人接听。

        程青阳现在只想抽自己的嘴巴,“可能是在忙吧?”

        周漾此刻更着急了,蒋择川从来不会不接他的电话,即使对方在开会,即使是凌晨两三点,只要他打对方的手机,对方一定会接的,除了出事,他再也想不到别的理由了。

        天色渐渐暗下来了,晚上更难找人,且他们知道的唯一线索就是青山,所以找人难上加难。

        不过按照蒋伯母的话来推测,蒋择川今晚到家,那么现在他的位置就应该在青山回燕北的路上,周漾希望他在这条路上,否则自己可能就来不及帮他了。

        周漾心里着急,忍不住催促道:“开快一点。”

        程青阳无奈,“大哥,车子都要飞起来了。”

        此时的蒋择川和张溢两人的车被好几辆车给堵住了去路和退路,从那几辆车上下来了十来个人,个个手拿棍子,来意十分明显。

        张溢握了握车门把手,手心都急出了汗,“择川,怎么办?”

        这么多人,手上还有棍子,他们两个手无寸铁的人根本就不够看的。

        “难道你还想站着给别人当靶子吗?”

        蒋择川冷冷的扫了一眼那些人,他没有去管口袋里那阵熟悉的铃声,他知道那是周漾打来的电话,因为他给周漾设置了特别铃声,这样他就不会错过周漾的每一个来电,不过今天,看这情形,他是接不了电话了。

        他苦笑了一下,这还是他第一次没接周漾的电话呢,对方又该有怨言了吧?

        那十来个人慢慢向他们的车子靠近,还没等他们走到车旁,蒋择川就开了车门锁,率先下了车,张溢见状,也跟着他下了车。

        不过那些人似乎是冲着蒋择川去的,他们只分了三个人来缠着张溢,其余的人全都靠向了蒋择川。

        这么多人围着蒋择川一个人,双拳难敌四手,没过多久,他的身上就被敲了几棍子了。

        他尽量保护要害,虽然被敲了几棍子,但那些人也没讨到多大的便宜,其中的几个人被他踹得不轻。

        就在这时,不知是谁狠狠地往他的小腿上砸了一下,他差点疼得跌坐在地,好在踉跄了几步稳住了身体。

        这一棍子砸得他皱紧了眉头,他咬紧了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有冷汗从额头滑落。

        可还没等他缓过那口气,同样的位置又让人砸了一下,比上一棍子更狠,想是要废了他的腿。

        张溢看到那边的情形很是焦急,但他也没法脱身过去帮忙,只能干着急。

        见蒋择川疼得不动了,那些人扬起棍子就想往他的身上招呼。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从远处开来了一辆车,车灯非常晃眼,晃得那些人手上的动作一顿。

        车飞速开来,停在了不远的地方,还没停稳周漾就跳下了车,一路冲过去,以前学校的百米短跑比赛都没见他冲那么快过。

        当他看到被那么多人围着的蒋择川时,大声呼喊道:“蒋择川!”

        蒋择川眼中满是震惊,“周漾!”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