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灰袍长老看着苏未提刀在手,开口说道:“你可知道,你本不该来的,更不该出手击杀风家如此多的人,既然你一心求死,今日我就成全你。”灰袍长老说完,朝着身后的十位风家直系一挥手。

    得到长老的指令,原本就憋着一股怨气的风家人,迅速列阵把苏未包围了起来,手中紧握着各自的兵器。

    “你当真以为风家拿你没有办法吗?我原本以为你是个聪明人,却不想你竟敢如此的托大,我风家能在此屹立千年而不衰,又岂是你这种小辈能够想象,跟你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爹一样。”

    灰袍长老笑看着苏未,带着两位长老朝后退了几步,随后大声说道:“山下风家子弟听着,拼尽最后一口气也要把此子斩杀在山脚下,不得让他踏上山一步。”

    山下的旁系子弟听到此命令,恨得牙痒痒,这不是摆明了让他们去送死,就连山上的直系都不是对手,确要他们在山下拼死一搏。

    风子贤和风子萱兄妹对视一眼,眼神里透露着坚定,接着兄妹俩从不同的方向悄悄退了出去。

    苏未此刻看着面前的十个人,没有一丝的惊慌,若是单单仰仗这十人的阵法,恐怕对方就太小看他了。

    可是灰袍长老表现出的从容,却不似如此的简单,也就是说风家肯定还有别的底牌,要说忌惮,苏未对一直未曾露面的风无双还是有着一些忌惮的。

    毕竟如风无双风无痕这等已经活了几百上千年的修士,放到任何的家族,也是逆天的存在,何况这还是在三境天之上的上古秘境。

    想到此处,苏未决定还是先尽量斩杀风家的高手,若是等风无双出现,再加上风家如此多的高手掠阵,那对他来说,才是真的把自己至于绝境。

    此时风家的十位高手,已经朝着苏未攻来,有了彼此之间的配合,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不单单是对战十个高手的问题,修为提升了接近一倍,就算是苏未,此时也不敢轻视。

    看这十人的配合,苏未便知道这是常年在一起修炼才能做到的,不管是进攻的衔接,还是招式的变换,不需要任何的提示,不管苏未进攻哪一方,都会同时面临几个人阻挡。

    几个回合下来,苏未对这个阵法的变化有了大致的了解,若不是苏未对阵法精通,肯定不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就能把这个阵法看透。

    到了此时,苏未已经不打算再在这几人身上浪费时间,计算好了下面阵法的变化之后,在十人合力一击之后,苏未抓住机会,玄月脱手飞出,趁着对方躲避,欺身上前,一掌拍死了一人。

    此人站在原地,口鼻已经流出了血,直到死他也没有明白,苏未究竟如何做到轻易的欺身上前的,不是应该被其他人挡下的吗?

    带着不甘,向后倒了下去,少了一人,阵法顿时出现了一丝慌乱,趁着慌乱之际,苏未再次朝着一人冲去,这次对方明显有所准备,身边两人兵器齐出,苏未只能停住脚步。

    就在对方以为挡住了苏未的进攻,心中暗自松了口气之际,玄月带着妖异的黑色,从此人背后飞来,斩下了此人的头颅,苏未接过玄月,嘴角挂着一丝冷笑。

    剩下的八个风家直系面面相窥,这才动手不久,几人配合了半辈子的阵法就被苏未破去,这苏未的修为到底是如何境界。

    少了两人,阵法的威力再也发挥不出来了,苏未手提玄月,一鼓作气杀进了人群中,顷刻间,地上只剩下十具尸首,风家人看着眼前的这个青年,收起了轻视。

    而和苏未有仇的,也是感觉一股凉气从后背直到脚底,这样的实力,若是老祖不出面,那风家还有谁能拦得住他。

    苏未对地上的尸首没有多看一眼,迈着步子走进了风家祖地,山下的风家旁系子弟不知道该不该对苏未动手,一个个握着兵器小心的后退着。

    进了祖地的范围之后,苏未停下脚步,看着有三四百人的风家旁系。

    “我此来只为了向风家讨个说法,风无双避而不见,那我便杀到他现身为止,至于你们,还是不要掺和进来,我已经大概知道了,当年合力击杀我双亲的,都是直系所为,我不想对你们动手。”

    苏未看着面前众人接着说道:“我有幸得无痕老祖指点,才有如今的修为,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向他老人家的后代挥起屠刀。”

    说完,苏未朝着山脚走去而山下的子弟,不自觉的让出了一条路。

    灰袍长老看到这一幕,对着山下子弟怒声说道:“你们这是要造反吗,迅速围杀此子,违令者,家法处置。”

    “长老这是让我们上去送死,既然如此,反就反了,这些年我们受够了这种驱使,若是不想再被当奴役,今天就跟我一起杀上山去,今日纵然死了,也无怨无悔。”

    风子贤站在人群中朝着山上大声说道,而在风子贤的身边,则围绕着风家旁系的几个老辈。

    刚刚风子贤风子萱两兄妹就是分别去争取各位前辈的支持,现在看眼前的形式,应该做到了。

    “你敢,作为风家的旁系子弟,这些年难道风家有亏待过你吗?你居然在这个时候吃里扒外,今天若是不杀了你,家法何在。”

    灰袍长老气的脸色涨红,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原本作为炮灰的旁系子弟,居然敢在此时谋反,这件事若是处理不好,等到风无双回来,还不得活剐了他。

    苏未却露出了笑容,大声说道:“大胆的去做吧,风家是风家人的风家,而不是他风无双一个人的,同是风家子孙,确要分出远近亲疏,这样的家族对你们来说,又有何意义,人活着为了一口气,若是不能活的洒脱,又有何用。”

    听完苏未的话,风家旁系子弟一个个像打了鸡血,山上的灰袍老者见状,迅速命人召集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