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长长记性

    “噗!”

    白起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张嘴就喷出了一口鲜血。

    此时的白起不仅身体受到了重创,精神更是因为王易遭受到了史无前例的摧残。

    恰好此时,白起见到王易将手放在了白起的镰刀上。

    “叮,嬴政亲自为白起打造的镰刀,镰刀不仅使用了大陆上最好的材料,由最好的工匠打造而成。镰刀还是嬴政与白起友谊的见证。”

    “这把镰刀可以兑换积分三十万,请问宿主是否出售这把镰刀?”

    “三十万?”

    王易眉头一扬,暗暗想道:“嬴政身为玄雍之主,想要再造一把这样的镰刀应该不难。白起想要杀我,我把他的镰刀卖掉,应该不过分。”

    “如今我的修为卡在星耀巅峰,是该凑钱让修为更进一步,尽快突破成为王者阶了。要不然遇到像白起这样的对手,都不能秒杀,我愧对所有穿越者啊!”

    为了不被冠以穿越者之耻的称号,王易只好忍痛卖掉了白起的镰刀。

    三十万积分到账,王易心头欢喜。

    “混账,我的刀呢?你把我的刀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白起见到自己的镰刀凭空消失在王易的手上,他的眼神里面闪过了一丝慌乱。

    白起的镰刀是一件非常不错的宝贝,从这把镰刀被锻造好之后,白起不管是拉屎还是吃饭,都将镰刀带在身边。

    白起与镰刀之间,也建立了一种微弱的感应。

    但是现在令白起感到慌乱的是,他与镰刀之间的感应已经被掐断了。

    王易没有回答白起的问题,而是将视线落了白起的战甲上。

    白起的战甲看起来质地也还不错,也应该能够卖一个好价钱。

    杀死两名拦路的蒙面人之后,王易提着泰山剑,来到了白起的身前。

    “白起,我现在给你两条路走,一是做我的俘虏,二是被我用剑剁掉脑袋。”

    听到王易的话,白起捏紧了拳头。

    此时的白起受伤非常严重,不仅力量十不存一,而且还丢掉了趁手的兵器。他现在只希望能用眼神杀了王易。

    “不要用直勾勾的眼神盯着我,我刚才就已经和你讲过了,我对你不感兴趣。”

    “白起,战斗还在进行,我的时间有限,现在告诉我,你的选择是什么?”

    “士可杀不可辱,今日就算命丧于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哈哈哈,就算脑袋掉了,也不过留下一个碗大的疤。”

    见到白起满脸视死如归,王易不由暗暗的点了点头。

    白起果真是一个有种的汉子。

    “我尊重你的选择,我会尽量做到无痛的结束你的性命。”

    王易叹息一声,扬起了手中的泰山剑。

    不过,就在王易准备持剑落下的时候,却听白起在一旁喊道:“且慢,且听我把话说完。我的话后面还有但是两个字。”

    “我虽然有心赴死,不想苟活于世。但是为了玄雍,为了君主嬴政,我还需要尽量保全有用之身。所以我决定了,要忍辱负重,卧薪尝胆。”

    白起的话,完全出乎了王易的预料,以至于王易握着泰山剑,一时之间竟然有一点不知所措了。

    “你难道没有听懂我的意思,那我就简单一点。我想说,我选择投降。接下来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但是你得答应我,等到你的目标达成之后,就放我离开。”

    听完白起的话,王易终于明白了白起的意思了。

    敢情这家伙刚才是假装大义凛然,原来他也是一个怕死的主。

    王易高举的泰山剑终究还是落下了,不过,泰山剑最后是落在了白起的肩膀上。

    “都给我住手!”

    王易控制着白起,对着四周大吼了一声。

    众人闻听王易的话,纷纷放下了手中武器。

    投眼看向王易和白起,幸存的蒙面人呆了。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心目当中百战百胜的战神,最后竟然败在了王易的手上。

    躲在暗处的镜见到王易控制了白起,她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刚才云缨等人有好几次险象环生,镜甚至都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如今情况逆转,镜她们不用暴露最好。

    “大人威武!”

    云缨兴高采烈的挥舞着手臂,大喊了一声。

    不过话音刚刚落下,云缨就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

    刚才一战,云缨背上挨了一刀,这一刀伤口狭长几乎贯穿了云缨的整个后背。

    另外宫本武藏、张良和虞姬也受了一些伤。

    不过他们受到的伤害,看起来并不算特别严重。

    “白起,你来讲两句。”

    王易握着泰山剑,轻轻的拍了拍白起的肩膀。

    泰山剑本身沉重,王易这一拍差点就将身受重伤的白起拍得跌倒在地上。

    “活着的人带上受伤的兄弟,还有死掉的兄弟们的尸体,暂且撤退离开。今天一战,你们已经尽力了。而我们今天之所以最后任务失败,完全是因为我低估了敌人的力量。”

    “所以我会为今日一战负责。”

    白起语落,看了看四周。

    见到一众黑衣人依然站在原地,白起心头感动的同时,也稍稍的有一些恼怒。

    这些家伙不走,自己没法交差啊!

    “都走啊!还留在这里做什么?难道就因为我被俘虏了,你们就不再听从我的命令了吗?”

    “你们不用担心我的安危,我会自己保护好自己。”

    在白起的不断劝说下,一种黑衣人犹豫再三终于缓缓后退,最后消失在了官道附近。

    “我曾经也是一个普通人,很小的时候芈月派人抓住了我,通过各种实验把我改造成了终极兵器。”

    “我原本以为自己接下来活着,就是为了杀戮,直到我遇到了嬴政。”

    “嬴政把我当成了朋友,让我找到了重新活下去的勇气和希望。所以我一定要活下去,因为只有活下去,我才能帮到我的朋友,才不会让我的朋友因为我而失望。”

    “不管你相信还是不相信,总之,我不是一个怕死的人。”

    王易看了白起一眼,虽然白起的脸上戴着面具,看不清白起的表情。

    但是通过白起的眼睛,王易知道白起没有说谎。

    这家伙将友谊看得比自己的生命和荣耀还要重要。

    “你放心,接下来只要你好好的配合我。我们只要安全的抵达玄雍境内,我就会放了你。”

    听到王易的话,白起问道:“你能代表芈月做主吗?”

    “可以!”

    “你肯定不知道芈月有多么的心狠手辣。”

    “不管芈月多么的心狠手辣,我都有把握说服她。一次不行,就多说服几次。说烂了嘴巴如果还不行,就换一张嘴继续说。”

    白起上上下下看了王易一眼,王易的话乱七八糟,他没怎么听懂。

    “你的依据是什么?”

    “我有我的长处。”

    王易说道这里,冲着白起笑了笑低声说道:“我杀你的原因,是因为你会带人阻挡我们返回玄雍。所以只要你接下来老老实实的配合我。我就会留你一条性命。”

    在王易看来,芈月和嬴政共同执掌玄雍最好。

    这样的玄雍,也是最安全的玄雍。

    要知道玄雍人能征善战,他们若是不内耗,就会对外发动侵略。

    王易不希望将来北方的芈月做大,最后某一天与河洛兵锋相向。

    所以白起现在还不能死。

    白起深深的看了王易一眼,最后点了点头。

    王易用丹药封印了白起的实力。

    将白起交给宫本和张良之后,王易钻进了马车。

    “你怎么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见到云缨背上的伤口,王易皱起了眉头。

    王易之前送给云缨的宝衣,云缨扬言要回到长城才穿。

    所以这一刀,没有宝衣护体,差点将云缨斩成了两截。

    “这丫头开始战斗之后,就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她握着长枪,冲得太快了,我甚至追不上她。”

    芈月摇了摇头,又接着讲道:“一个黑衣人绕到了她的背后,趁着她不备,对着她的后背砍了一刀。”

    “不过,这丫头的反应也挺快,关键时刻向前踏了一步。如果没有这一步,这丫头估计已经没命了。”

    芈月话音落下,王易就伸手在云缨的屁.股上用力一拍。

    “大人,你这是干什么?”

    “我这是为了帮助你长长记性,如果还有下次,我会动手打烂你的屁.股。”

    王易一脸正气对着云缨说道,心里面却在暗暗回味,刚才那一巴掌弹性真好。

    “现在让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这伤口如果不好好的处理,会留下一条疤痕。”

    “疤痕是军人的勋章。”

    “既然如此,那我就动手在你的脸上割一刀。”

    听到王易的话,云缨吐了吐舌头说道:“大人不是有可以令断肢重生的灵丹妙药吗?”

    “那药已经没有了!”

    开玩笑,复元丹,五千积分一颗,王易现在正在攒钱,可不舍得乱花钱。

    更何况,兑换一包便宜的凝血散,将其涂抹在伤口上,也能起到不错的效果。

    “云缨可能不好意思劳烦王大人,还是让我来帮帮助云缨处理伤口吧!”

    听到虞姬的话,王易说道:“你不是专业的大夫,如果没有处理好伤口,会造成伤口感染。”

    “而且我是太监,这有什么难为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