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直到第五天,苏未此时心里无比的着急,若是对方再不出现,他只好原路返回,在这里苏未已经见到兽潮践踏的痕迹,看来兽潮已经转移到了星海域。

    正当苏未准备返回之时,在他的身后传来了两声阴笑,听起来就不似人类的声音,苏未猛地转身发现身后并没有人。

    “不用再浪费力气,你是不可能找到我的,你是天玄城的探子,你知不知道鬼城是被谁收复的,若是你不说我定会让你死的很惨。”

    “你都知道我只是个打探消息的,这么重要的事我又怎么会知道,你不如直接进城去问问。”

    “我就守在城外,只要你们有人出来我就杀,迟早把你们天玄城杀光,都炼制成我的傀儡。”

    对方情绪有些愤怒,苏未却笑了出来,这一丝的情绪波动,正好被他捕捉,让他锁定了对方的位置。

    对付鬼医门的人,最好的办法不是打斗,苏未施展在火凤凰处得来的神识攻击,小心的朝着对方的位置聚拢。

    为了不被对方发现,苏未有意讥讽对方说道:“你把自己说的这么厉害,那为什么还要藏头露尾,你分明就是修为一般,还不敢承认。”

    “你若是把知道的都告诉我,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若是不然,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我现在还真的想知道你怎么让我生不如死。”

    一瞬间苏未的脸上没有了先前的惊慌,取而代之的是滔天的怒气。

    苏未的识海如长河奔流向外涌动,最终汇集一处,只听不远处的土堆下,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让人听了不禁毛骨悚然。

    而苏未则一个闪身来到土堆旁,伸手从地下拎出来一个瘦弱的身躯,苏未元气聚集于掌心,一掌废去对方的丹田,这才把对方丢在了地上。

    在被废去修为以后,倒地的身影经不住苏未的折磨,道出了自己的身份,原来他是鬼医门的一个长老,名为齐老鬼,先前在鬼城被杀的乃是他的徒弟。

    原以为可以轻松的为徒弟报仇,却不想被苏未如此轻松的毁去识海,废去修为,要知道鬼医门修炼极其不易,要杀害无数的生灵才能换来如今的成就。

    恰恰也是因为修炼鬼医门的功法,杀孽太重,往往不等有所成就,就会被反噬,能活下来的少之又少。

    苏未关心的不是这些,得知对方可以医治沈无忧,苏未毫不犹豫的答应只要医好沈无忧,就放过对方一命。

    把对方收进空间手镯,苏未朝着天玄城的方向飞去,过了这么多天,也不知道天玄城现在如何了,妖兽是否已经杀到。

    来时七天的路程,回去却只用了不到三天,还没有靠近,苏未便闻到了浓重的血腥气息,他的心一沉。

    十里外,苏未见到天玄城被兽潮围得水泄不通,喊杀声不时的传入苏未的耳朵,城墙上站满了修士和城卫军。

    几大宗主和天玄山庄众人冲在最前方,已经飞下城墙,杀入兽群之中,随着苏未的身影越来越近,已经能够清晰的看到倒在城下的修士以及妖兽的尸首。

    不等靠近,发现苏未的妖兽飞向空中,试图斩杀苏未,可是他们低估了苏未的实力,转眼间,飞起来的妖兽又纷纷落在地上,落下之后就再也没有爬起来的。

    可是妖兽的数量惊人,又悍不畏死,一时间也阻挡了苏未前进的身形。

    天玄城众人见到苏未的身影,却是精神大振,尤其是城卫军,在秦墨的带领下,飞落下城墙,朝着苏未的方向杀来,打算接应。

    苏未见此,大声吼道:“全都退回去,守住城墙,不可放妖兽进城。”

    听到苏未命令的城卫军,包括几位宗主在内的众人,退回到城墙边死守,龙起云护着天玄山庄众人也回到城边。

    放下心来的苏未,脸色一变,凌厉的杀气包裹着全身,朝着兽群冲去,所到之处,尸横遍野。

    如今放眼蔚蓝沙海能够抵挡苏未的妖兽也少之又少,眼前这些在苏未的眼里,充其量只是炮灰,数量众多的炮灰而已。

    原本进攻天玄城的妖兽也停下了动作,看着苏未穿梭在妖兽之中,成片的妖兽倒下,这是单方面的杀戮。而自始至终,苏未都没有拿出任何武器,就靠着一对拳头,硬生生杀到妖兽胆寒。

    而此时在苏未身边三丈内,已经没有妖兽靠近,就算再不怕死,也不能白白送死啊。

    苏未就这么闲庭若步的走到了城墙下,而在妖兽群中,几道身影化作人形,朝着苏未等人的位置走来。

    走在最前的,正是妖皇九婴,通过刚刚的观察,他已经知道苏未的修为,虽然心里吃惊,表面上却极为平静。

    “想不到你的修为已经到了如此地步,难怪能够击杀火凤凰。”

    “你既然知道了,为何还敢来攻我天玄城,你就不怕我把你们全部留下。”

    一时间苏未身上杀气弥漫,而身边的修士也紧握手中的兵器,随时准备和苏未大开杀戒。

    “哈哈,我知道你不会的,你今日若是再杀下去,我们便不死不休,你能保住这天玄城,难道能够阻挡我们杀戮其他的修士还有百姓。”

    不等苏未说话,九婴接着说道:“今日一战,是为了火凤凰的仇,不过经此一战,百年之内,兽潮再也不会入侵,这一次就到这里吧,我们也该回去了。”

    “其实你们真的不必和人类修士为敌,三境永远都不可能被一方统治,不管是人类修士还是妖兽,既然如此,为何不能放开隔阂。”

    “这是天性,几千年过去了,矛盾又怎么可能轻易化解。”

    “一个月后,我在星辰岛等候,你若是来,我们共同商议,希望这百年时间,可以和平共处,只有如此,三境才有希望恢复当年的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