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终见刘瑶

这顿酒安平喝得很痛快,不知不觉一直喝到十一点多才散场。

 

五个男人,酒后勾肩搭背,晃荡着身形往回走,走到学院门口时,还被哨兵误以为是醉汉走错了地方,给拦住盘问了一番。

 

比起其他人,安平还比较清醒些,和哨务室哨兵解释了一番,最后还被哨兵警告:“学院有禁酒令,不准在学院内饮酒,饮酒后也不准进入学院内。”

 

安平连忙道歉:“我们就是帮子打工的,不知道这里面的规矩,实在是抱歉,我们一定注意,不会再有下一次,你看天这么晚了,我们也没地方去,你就让我们回工地吧。”

 

哨兵也没有太为难他们,向值班领导做了汇报,得到批准后,只说:“下不为例。”就让他们进去了。

 

回到工地,陈超和陈小江还没睡,一直在等着安平回来。

 

安平就把打包回来的剩余鸡头鸭脖递给了二人,自己跑到大棚里面放厨具的角落找馒头吃。

 

为了省钱,让工人能带回家更多的钱,工地伙食向来是奇差无比,尤其是在这里还不能生火做饭,更是一天三顿馒头就咸菜,喝得是凉水,连口热汤都喝不上。所以安平带回来的鸡头鸭脖对于陈超和陈小江来说,无疑和山珍海味画等号,两人争相抢食。

 

老白喝得晕晕,合衣躺在床铺上,影影乎乎看到安平在角落里啃馒头,诧异的说道:“你没吃饱咋不早说,你说这事整得算什么事,请你喝顿酒,还没管好!”

 

陈超就接话,略带夸张的说道:“你别管他,你是不知道,这家伙饭量大得很,一顿能吃半头牛。”

 

安平就回头“嘘”了一声,低声说道:“出去说,大家都睡了,别打扰他们。”说着就随手拿了几个馒头,当先往外走去。

 

其实,工地干一天活儿,工人们早就累得浑身酸软,晚上睡觉都格外沉,只要说话声音不是太大,根本就惊不醒人。但安平心细,还是担心万一有觉轻的人被打扰到。

 

三个人边吃边走了出去。

 

等三个人的身影消失在大棚里后,床铺上的王志毅睁开了眼睛,翻身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嫉妒道:“特么的小人得志!”

 

睡在王志毅身边的王二秋就用胳膊肘戳了自家侄子一下,闭眼不睁的说道:“睡你的觉吧,干一天活儿你不累啊,还有劲操闲心。”

 

王志毅就埋怨叔叔:“还不是你太软弱,无论是干活儿还是资历,安平那点儿比得过你,要我说,要不是因为有安平在中间捣鬼,这边工地本来是该你来撑头儿的。”

 

王二秋被王志毅一句话吓得睁开了眼睛,忙撑起头来,左右望了望,见除了他和王志毅外,别人都在呼呼大睡,就连刚回来的四个瓦工也酒意上涌睡过去了,这才放下心来,责怪王志毅道:“你胡说八道什么,王平咋想的你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就在这里胡说八道,让人听见了,岂不遭人笑话!快睡吧,别胡言乱语了。”说完就再次躺好闭上了眼睛,不再搭理王志毅。

 

之后两天,王二秋约束着王志毅,老白等瓦工也认真工作,施工很顺利,没有出现任何意外。

 

安平见工地已经进入了正轨,便再次起了去见刘瑶的心。大学新生军训马上就要开始了,如果他再不抓紧,错过这次,再想和刘瑶见面就只能等一个月后了。这么上时间没见到刘瑶,安平早就有些安耐不住,可不想再等一个月。

 

正好当天晚上王平来看施工进度,安平陪着他在工地转了一圈,顺便也把自己明天想请一天假去看刘瑶的事和他说了说。

 

王平笑着说道:“没想到你对象还是个大学生,你这追求难度有点儿大啊,是不能松懈,行,那你就早些去吧,我今晚就不走了,明天在这里替你一天。”

 

安平向王平道了谢。

 

王平想了想后,又说道:“安平,要不然我先给你三百块钱,你明天去买个呼机,这样我以后想找你了解工地情况就不用每次都跑过来了,你看咋样?”

 

三百块钱,基本上就是安平前些日子挣的所有工资了。这一次性就全拿出来,说实话,安平还真是心疼。不过想想这都是必要的需求,他也只能咬牙认了,问道:“BB机多少钱一个?”

 

王平说道:“卖汉显的吧,必要的时候我能给你留言,现在二手货有二百多的,新的就别想了,一千大几,你现在还买不起,我给你三百肯定是够了。剩下的钱,你去看你对象总不能身无分文,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正好。”

 

安平想想王平说的有道理,便一狠心——这钱花了,说道:“行,明天上午先去买BB机。”

 

第二天上午,安平在王平带领下去买了个二手寻呼机,花了二百八十块钱,带有半年月租,身上的三百块钱就只剩下二十了。

 

王平问安平:“剩下的钱够吗?要不然我再给你点儿。”

 

安平想了想,觉得没必要在刘瑶面前装阔,两人青梅竹马,感情是实实在在的,装阔反而显得虚伪,便摇了摇头,说道:“够了,最多我俩吃顿饭,花不了多少。”

 

于是,两人就此分开,王平回工地,安平去坐公交。

 

省师大位于省城东城区的育才大街,离安平所在工地的距离不近,坐公交需要将近半个小时。

 

省师大是省重点大学,占地面积很大,环境也非常优美。其背靠省城最大的人工湖公园——人民公园,左右是附属院校,前门正对的是省城最宽阔的南马路,交通非常便利。

 

安平到达省师大前门后,望着这所阔气的学府,不禁心潮翻涌。曾经读大学是他的梦想。就在一个月前,他还曾因为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而激动的彻夜难眠。不曾想,当他终于亲临学子们心中的象牙塔时,身份却已经变成了社会人士,无缘以学子的身份进去学习。

 

安平站在省师大的前门处,仰望着学府高大的门楼,以及上面由知名书法家书写的“某省师范大学”几个气势雄恢的颜体大字,心情久久不能平复,眼睛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湿润了。

 

安平正在出神间,一个中等身材,面白无须的男学生来到他身边,先是疑惑的打量了他一番,然后试探着问道:“同学,你是来报到的大一新生吗?你来晚了,新生报到早就结束了。”

 

安平回过神来,先是望了望和自己说话的这个男学生,又抬眼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才发现有很多学生正站在不远处好奇的望过来,想来是自己刚才的异常表现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安平也为自己刚才不堪的表现感到尴尬,便向男学生边道谢边说道:“谢谢,我不是来报到的。”

 

男学生指了指安平的眼睛,问道:“你没事吧?”

 

安平见状,疑惑的抬手擦了下眼睛,这才感觉到湿漉漉的,原来是流泪了,不禁大囧,连忙解释道:“我没事,只是看到大学学府,心情激动而已。”

 

男学生“哦”了一声,然后问道:“你来我们学校不是报到,是有事情吗?”

 

安平说道:“我来找人,正好想请教一下同学,外语系怎么走?”

 

“外语系?”男学生说道,“我就是外语系的新生,请问你要找谁?说不定我认识。”

 

安平用审视的目光看着男学生,却没有开口。

 

男学生似有所悟,说道:“哦,忘了介绍了,我叫秦立伟,是外语系的新生,请问你怎么称呼,来我们学校要找谁?”

 

安平这才说道:“我叫安平,是来找刘瑶的,不知道你认不认识?”

 

“刘瑶?”秦立伟用目光重新把安平打量了一番,不无警惕之意的问道,“你找她什么事?”

 

安平见秦立伟这反应,就知道他肯定是认识刘瑶了,便说道:“也没什么事,就是来看看她,我们两家是邻居。”

 

“哦,”秦立伟的警惕心去了一些,想了想后,说道,“那你跟我来吧,我知道怎么能找到她。”

 

于是,安平就跟着秦立伟走进了这座学府。

 

学府里林荫小道蜿蜒,绿化面积很大,环境清幽,真是个读书进修的好所在。绕过图书馆和教学大楼以及食堂,再右转过一片小树林后,前面就是女生宿舍。

 

两人在女生宿舍前面站定,秦立伟也不去和宿管大妈沟通,直接仰头大声喊道:“刘瑶,外语系的新生刘瑶,你老家有人来看你了。”

 

秦立伟的喊声惊动了女生宿舍,好多窗口里都有人探出头来好奇的张望。

 

不多时,三楼的一个窗户里,刘瑶探出头来往下张望,看到安平后,显然是非常激动,脑袋瞬间缩了回去。

 

没让安平久等,不到两分钟,楼道里就传出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刘瑶飞奔的身影很快显现出来。

 

把安平惊得一阵心慌,连忙喊道:“你慢点儿,别摔了。”

 

都一个多月没见到安平了,相思快要把刘瑶的心都枯萎,此时哪里还能顾得了许多,眼含泪花,一路飞奔而来,合身扑向安平怀中。

 

安平急忙张开双臂,一把将其抱住,说道:“慢点儿,慢点儿,也不怕摔了。”

 

秦立伟眼见刘瑶见到安平时的激动模样,哪里还能不明白这两人的关系可不仅仅是安平说的邻居,不禁大为后悔把安平带了进来,看来是自己想错了,平白又添了一个强劲的情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