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出宫

    梧桐茶馆门外,余斗和秦朗,二人喝得水饱水饱的。

    原来,大战过后,馆内仙子侠女争相敬茶紫衣僧人,青衫道士也沾光不少。

    能与这位佛门龙象同桌,想必这位青衫道士应该也是一位深藏不漏的道门高真吧!

    殊不知,道士余斗才堪堪跻身中五境,小小一洞府境道士而已。

    既然二人,来到了浩然天下大骊地界,自然是没有道理不去上阴学宫走上一遭的。

    修行中人,牍牒仙师,一洲游历,没有上阴学宫那块牌牌,还真就走不安稳。

    当然啦!十四境大修士,除外。

    二人结伴而行,有一仙人境的佛门龙象作伴,道士余斗感觉最大的好处,莫过于可以节省较大脚力了。

    ————

    御风远游,转瞬即至。

    二人刚到上阴学宫的宫门前,只见一白发老翁身着儒衫大袖,正在驱赶一位儒家小君子。

    “这是咋回事啊?”余斗好奇挠脸问道。

    “天机不可泄露!”秦朗卖关子笑呵呵道。

    儒家小君子付桓旌,十分不愿出宫远游,奈何师傅菅叟一再规劝,如今都直接棍棒撵打爱徒出宫门了。

    说什么出宫契机已到,天意难违什么的。还天天念叨着,

    “书中道理浅,君子须远游!”

    ————

    二人顺势接住了,被师傅菅叟大力推搡出宫门的儒家小君子付桓旌。

    “多谢!”付桓旌稳住身形回身行礼道。

    “莲花佛国,武僧秦朗!”

    “青冥天下,道士余斗!”

    “浩然天下,君子付桓旌!”

    哎!你还真别酸人家付桓旌,为什么敢自称君子啊?

    文庙封正,听说你小子有意见?功德林里,没事来走两步?

    三人自报家门后,结伴而行。

    师傅在推搡付桓旌出宫门前,早就推衍出今日会有二人前来邀请爱徒付桓旌,一同前往地肺山屠龙。

    无巧,不成书嘛!

    ————

    三人路过大骊边境一处,有一山野樵夫深陷蛟龙沟中央深水处,急需他人搭救。

    余斗二话不说,一个猛子就扎进去了,而后心态崩了呀!

    他余斗,并不会游泳呀!

    幸得秦朗搭救,不然余斗定然会命丧于此。

    “君子不救!”付桓旌云淡风轻走离道。

    “儒家小君子,就这?”余斗上岸大口喘气鄙夷道。

    “他自知救不了,会搭上自己一条性命。人之常情,莫要怪责他了。”秦朗十分理解付桓旌道。

    霎那间,蛟龙沟上空黑云密布,电闪雷鸣不止。

    紫衣僧人秦朗,只是一个颤手姿势。

    蛟龙沟万丈深渊拔地而起,水灌青天。

    上岸后,那名山野樵夫生来,哪里瞧见过如此这般神仙斗法,惊讶之余,立即昏死了过去。

    ————

    “你搁老夫这儿,涸泽而渔呢?是吧?”精通水法的万年老蛟陈暂上来就给儒家小君子付桓旌一个结实巴掌道。

    “真不是我!”付

    (本章未完,请翻页)

    桓旌捂脸委屈巴巴解释道。

    “老夫管是不是你呢!三人行,不是亲朋,便是挚友。老夫打你这一巴掌,好像并不冤枉你吧!”陈暂又一巴掌转瞬即至道。

    左般右配,完美!

    “咋啦!我陈暂老弟打你应该,不打你悲哀!”一旁作壁上观的青衫陈青牛看不下去出来拉偏架道。

    紫衣僧人秦朗见大事不妙,便停下手中动作,万丈深渊蛟龙沟恢复如初。

    二人赶忙上前拉架,这么打下去也不是个事啊!万一儒家小君子付桓旌,被它万年老蛟给搧死了,找谁说理去啊!

    “什么时候,我们儒家君子,变得如此好欺啦?”挨过三巴掌的付桓旌单手接过万年老蛟的右掌怒吼道。

    这回身体没有横移分毫,不动如山。反观那条万年老蛟,面色苦痛不已。

    “那个存在?有空喝茶啊!”青衫陈青牛见势不妙溜之大吉影遁道。

    “剑帝皇者?”陈暂悔之晚矣道。

    轩辕神剑,破体而出,暂借主人付桓旌一身十四境通天修为。

    就你陈暂,万年老飞升,是吧?

    “别!我去屠龙,还不行嘛!”陈暂跪伏首求饶道。

    ————

    结成金丹客,方为我辈人。

    儒家小君子付桓旌,十三岁多些,小于秦朗不足一年年纪。出宫门时,他才堪堪跻身金丹境。陈暂自然知晓这些,哪里知道付桓旌本命飞剑竟是那万年前剑帝皇者的佩剑轩辕神剑。

    众所周知,万年前那场登天一役,十四境纯粹剑修剑帝皇者身死道消,一身十四境通天修为皆传与佩剑轩辕。

    那时,蛟龙沟元婴境的陈暂想要捡漏神剑轩辕,不料当场被其斩断跻身十四境的大道契机,才落得个“万年老飞升,该死却不死!”的无辜骂名。

    ————

    其实,老蛟陈暂早就推算出今日不是无妄之灾,而是那命中注定。

    想来也是,万一,说那万一,地肺山那条万年恶龙被屠斩,获益最大的,自然是它陈暂。

    世间最后一条真龙已死,万千蛟龙之属大道可期啊!

    届时,最大道可期的,可不就是它半步十四的万年老蛟陈暂嘛!

    ————

    余斗、秦朗、付桓旌、陈暂,一行四人来到了官儿渡。

    “船家,靠岸!”带头大哥余斗结清银两下船道。

    大骊不亏为浩然天下九州第一大王朝,小小的官儿渡竟然也开始人满为患了。

    满地的包袱斋,琳琅满目,目不暇接。

    “檀桃洲松脂玉净瓶,买到就是赚到!”

    “紫霞洲千年松柏墨,错过可要再等上千年啦!”

    “鸿峡洲剑仙崖刻,不容错过呀!”

    …………

    四人绕过熙熙攘攘的街市,来到鱼钓渚,终见止境神到一层武夫刘备。

    “终是刘备负了蜀,接着奏乐接着舞?”万年老蛟陈暂对于眼前一幕不敢置信道。

    半步武神刘备,他这哪里是在鱼钓啊!只有鱼竿,并无鱼线,何来垂钓之乐?

    “愿者上钩?”

    什么?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他刘备?竟然用自己那一口纯粹武夫真气作饵线,妄想钓起鲲鹏?

    四人傻眼间,还真有一条大鲲上钩,用力撕拽鱼钩,妄想挣脱逃离。

    “蝼蚁,半步武神的一口纯粹真气,也是鼠辈想挣脱就能够挣脱的?”刘备用力拉扯鱼竿道。

    四人只见一招“倒挂金钩”,硕大鲲鹏破水上岸,重重压在万年老蛟陈暂身上。

    “让你老小子,揭我伤疤,活该!”刘备有仇必报道。

    “老刘头,谢啦!”陈暂沿着鱼钩取出大鲲体内那只金色龙王篓致谢道。

    “帮别人开龙脊一事,没啥可谢的,唯手熟尔!”刘备瞒天过海道。

    “谢过刘老前辈!”余下三位小辈抱拳道。

    洞府、仙人、金丹、飞升,妄想屠龙,还是不够看啊!

    ————

    金色龙王篓,可大有来头啊!

    前脚刚离开官儿渡,那只金色龙王篓,仿若认主一般,脱离陈暂咫尺物束缚,飞身入付桓旌怀中。

    “儒家君子,果然深不可测啊!”余斗和秦朗比起两个大拇指艳羡道。

    神剑轩辕与那仙物龙王篓,仿若一把钥匙一把锁一般,两物碰撞,一远古战场遗址洞开。

    四人步入其内,扑鼻而来的血腥恶臭,足以证明万年前那场登天一役何其惨烈!

    “是那剑心?”陈暂抬头望向皇殿高位坐椅大惊大喜道。

    “别介啊!”陈暂空欢喜一场失望至极道。

    位于万年前剑帝皇者心口位置处的澄澈剑心,陈暂用手虚握,竟然只是幻影而已。

    “老陈头,干嘛如此沮丧?小小一块破剑心而已,待会儿官儿渡给你淘一件便是。”余斗上前安慰道。

    “小小的一块破剑心?你小子洞府境没见识,我不怪你。可你知道嘛!那块剑心,是屠斩那条万年真龙的致命一击。不能没有它啊!为何会如此啊?”陈暂很是不解道。

    原来,万年前,剑帝皇者主张登天而去,那条万年老龙却不愿登天,拼死与之一战。

    虽不幸落败,却也拖延了登天一役的收官。

    那时,轩辕神剑并未洞穿老龙肉身,却也在它心口处留下一个针眼大小的伤口。

    唉!就是这个可有可无的小伤口,极有可能是万年后老龙被屠斩的重大突破口。

    万年后,老龙已然将真龙气运熔于一炉,自己独吞。跻身十四境,板上钉钉,没跑了。

    一条十四境的万年老龙,可不是四座天下集齐十位十四境大修士,就能够屠斩得过的。

    那三位十五境远古存在,打得过,却不会联手去打,于理不合,是硬伤啊!

    ————

    这趟远古战场遗址之行,儒家君子付桓旌倒不是空手而归,取回自己那身万年前的远古神灵遗蜕。

    霎那间,付桓旌跻身元婴境,气象很大,金色云海主动退却万里。

    “我徒九州第一元婴,厉害得!厉害得!”身在上阴学宫的师傅菅叟抬头望见如此天大异象抚须欣慰道。

    ————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君子付桓旌,远游!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