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25章

林夕袭加入狩猎队也是权衡之下的选择,毕竟她已经决定不再完成系统给发布的任务,接下来只能自己寻找获得修炼材料的途径,所以他还是选择了能获得比较稳定积分的狩猎队

        林夕袭在一开始加入狩猎队的时候其实受到了很多的刁难。

        本来林夕袭还以为是自己由门派弟子带过来,这些人以为自己是这个谄媚求存的人看不起自己才排挤自己,后来还是刚才主动找自己的小女孩,也就是艺羽向自己解释了原因。

        东海因为兽潮频繁,这里的修士第一次参加兽潮的年龄都很小,修为很低。

        第一次参加兽潮的门派弟子也不是完全能够进入后勤队的,除了因为运气一开始分到后勤队的,大多都是天赋优异,或者是有背景的长辈帮忙缴纳了庇护积分的,而那种天赋优异的弟子,一般在第二次兽潮就拥有了足够的修为,就会直接成为狩猎队的队长。

        倒不是没有散修弟子缴纳庇佑积分来换取第一次兽潮后勤的机会,而是庇佑积分只能从兽潮中获得,散修本身还要兑换自己在兽潮中生存的东西,所以留存下来的积分本来就不多,所以就算不想让子女第一次兽潮就参加狩猎队,基本也就是积攒多年缴纳一次,第二次根本付不起这个积分。

        所以当她被一个门派弟子带过,而且她说她是第一次参加狩猎队之后,所有人从她的年纪判断出她不止躲过了一次兽潮,自然都认为她是一个门派弟子,而且是一个纨绔子弟,所以才在之后的训练中也都有些排斥她。

        林夕袭听到了艺羽的解释之后也想要解释一下,可是因为这里和她一起训练的人虽然都比她小上不少,可是他们练习也很认真,练习时根本没时间说话,平时休息的时候都离她远远的,所以林夕袭都不知道怎么开口解释。

        艺羽是第一次参加兽潮,因为父母一年前死亡,所以没办法帮她缴纳庇佑积分,所以随机分配,因为运气不好,所以被安排到了狩猎队,尽管其他所有人都劝她不要靠近她,她还是一如既往地每次都来找她说话。

        尽管林夕袭其实并不觉得她们的排挤很过分,但是艺羽的人情她还是领了的,所以当然不介意教一下艺羽怎么才能将阵法的作用发挥到最大。

        就在林夕袭准备给艺羽讲解的时候,突然有旁边的人用有些阴阳怪气地语气劝说道:“你问她?你又不像人家一样富有,还想要像人家一样进步迅速,还是努力修炼吧!”

        林夕袭听到了这话就生气了,虽然她学得这么快其中确实有阵法系统给自己讲解过一定的阵法的原因,但是更多的是她自己每天努力的研究怎么走位才能在尽可能加大阵法效果的同时加快变换身形。

        所以在听到了他们将自己这些天的努力都摸消了,自然有些生气,更重要的是她正好想借这个就会和这些人说清楚自己本来就不是门派弟子,而是北荒意外沦落过来的。

        林夕袭确实已经不想要再隐瞒她是从北荒意外到这里的,她这几天从小女孩那里得到了很多情报,知道北荒不时有人就会有人不通过正常往返的飞船进入东海。

        因为并不是所有沦落到东海的北荒人都是通过空间乱流进入东海的,所以她不用担心别人觉得她这么小就从空间乱流中逃出来,以为她有什么宝物。

        其实本来在秦镇走之后,她还有些担心秦镇给他父亲说他的脱险经过,让她的异常被发现,不过看着闭关这么些天都没有人找,她基本可以确定秦镇父亲应该不在意这件事。

        想到这里其实林夕袭突然感觉自己有些小人了,毕竟像他们那种修为的人,说不定进入空间乱流就跟后花园一样,根本不会在意这件事。

        所以她已经不准备可以隐瞒这件事,所以当即就准备反驳,谁知道这时候向她走过来的艺羽突然拉了一下她,说她有些不舒服,让林夕袭带着她去旁边待一下。

        林夕袭以为艺羽是因为年纪小灵力控制并不好,加上之前长时间练习导致灵力匮乏,带着她走出了阵法范围,就准备给她一枚灵丹让她恢复灵力,以防下次练习时撑不住。

        不过艺羽阻止了她的动作说道:“我还没有到这种程度,我自己恢复灵力就可以了,夕袭姐姐还是给我讲一下怎么快速适应阵法吧!”

        林夕袭虽然有些担心,但是看着艺羽的语气,还是简短了话语将总结出来的技巧告诉了她,然后就让她赶紧先恢复灵力。

        没过多久,训练再次开始了,林夕袭看着艺羽的目光中有些担心,要是艺羽没有恢复好灵力的话,估计下次的训练只能参加一半,到时候阵法不熟练,真正上战场很容易死亡的。

        可是没想到真正开始训练之后,艺羽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事情,想到之前的场景,林夕袭一下明白过来,刚刚恐怕是艺羽怕自己和这些人起冲突吃亏,刻意阻止她的,想到这里,林夕袭感觉小姑娘的心思有些好笑,心中有一丝暖意闪过。

        因为林夕袭的指导,虽然艺羽刚开始还有些不适应,不过很快便开始进步了,前面见到的前辈也发现了艺羽的进步,询问之后知道是林夕袭指导的,便让她给队里众人说明一下。

        林夕袭没有拒绝,毕竟她虽然在这个队里受到了排挤,但是也仅仅是没人说话,和刚刚的阴阳怪气而已,有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而教会他们还能加强自己的存活下来的概率,所以林夕袭基本没有藏私的将自己总结出来的技巧告知了众人。

        “你这方法还不错,我们虽然经验多,也知道怎么才能将阵法发挥得更好,但是却没法像你这样能够清楚地说出来。”领头的参加过兽潮的前辈听完了林夕袭的讲解说道。

        “前辈谬赞了,我这也是纸上谈兵,真正有没有用还要看看能不能在战场上发挥作用。”林夕袭听了领头的前辈的话到是没有什么骄傲,沉稳地说道。

        “你不用谦虚,有了你这个方法,我们小队的人的操作熟练了很多这是事实。”领头的人夸赞道,紧接着看着林夕袭感慨道:“也就是像你们这些门派弟子能够这么清晰地说出来了。”

        林夕袭自然不会放过这么一个解释的机会,立刻说道:“我不是门派弟子,我是北荒人,不小心流浪到这里的。”

        众人听了林夕袭的话果然有些诧异,但是都没有怀疑,毕竟在东海从来没有人故意不承认自己门派弟子的身份。

        因为林夕袭的解释,众人在接下来的练习中果然没有了心中的芥蒂,开始认真和林夕袭合作。

        加上众人按照林夕袭指导的方法进行练习,果然在战阵转换方面快了很多,已经基本到了要求转换时间的底线了。

        “今天练习到这里就可以了,回去休息一下吧!好好恢复灵力,明天继续练习。”练习了一个时辰之后,领头的人看着众人说道。

        林夕袭则跟着艺羽回到了临时租住的房屋之内。倒不是林夕袭小气不带艺羽进入静室,而是随着兽潮备战开始,所有的静室都被征用了。

        原本租住的客人可以选择将多余的钱退还,或者是在兽潮结束之后继续续租相同的时间,因为本身想要将这些钱还给秦镇,林夕袭自然选择了退钱,然后在艺羽旁边租了一个院子,当做临时的落脚点。

        林夕袭跟着艺羽边走边询问道:“为什么不继续训练呀!我看着其他人还在训练呀!”

        “夕袭姐姐,这几天主要训练速度,我们已经达标了,自然可以继续休息了。”艺羽听到了林夕袭的话,知道了她是北荒人不了解这些,便耐心地解释道。

        “可是继续训练,做到更快不是更好吗?”林夕袭有些诧异,这可是关乎生命的,达标就好也太过于敷衍了吧!

        “夕袭姐姐,你不会是忘记我们战队只是整个战阵的一部分,我们快一点可以做的更好,但是要是快很多,可就脱离了战阵,会更加危险的。”艺羽说道。

        其实林夕袭还真的有些忘记了,她一心想要快点,没有想到自己在战阵中,一时间也感觉自己的行为有些好笑。

        林夕袭和艺羽很快到了小院,到了小院里面,这才发现林夕袭屋子门口才发现门口有很多瓶子,林夕袭用神识查看,基本上可以确定,瓶子中装着一到两颗回灵丹。

        林夕袭有些诧异,艺羽抢先开口道:“这估计就是队里的人对于夕袭姐姐的赔礼和谢礼了。”

        林夕袭听到艺羽的话也明白过来,这恐怕就是众人因为前几天的排挤和刚刚的教导给她的礼物,本来就不怎么生气的心中更是一点芥蒂都没有了。

        “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些东西还是拿回去吧!”林夕袭对艺羽说道:“你知道是谁给的吗?帮忙还回去吧!”

        “夕袭姐姐,你还是收下众人的好意吧!”艺羽劝说道:“不然他们估计要以为姐姐不肯原谅他们了。”

        林夕袭感觉到了众人聚焦在这里的视线,知道了他们的意思,想了想这些东西也没有那么贵重,所以就收下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